用香港阻击国庆?美日贸易协成,中国再报复就是自残

中共现在全力以赴的一项工作就是迎接所谓的中共建政70周年。围绕着70周年,最隆重的一件事就是要进行所谓的国庆阅兵式以及国庆宴会。为了这些活动,全国上下正在一方面进行维稳,一方面集中所有力量来筹备这一次的庆典。说穿了,这一次国庆最主要的是要树立一个「人民领袖」。

《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用了一个署名为「金宁」的文章——既不是新华社的,也不是《人民日报》的——不知道从哪里出来这么一个署名,就使人产生联想。它用的「金宁」,大家都知道金银岛——有可能藏有宝藏,金银岛也可能是个「魔犯」——「魔鬼」的魔,「罪犯」的犯,也有可能是一个海盗岛。总之,这个名字就使我们存在着很多不确定的认知。

在这个时候,有两件事情对中共的这次国庆有很大的影响——香港事件和中美贸易战,它们正在冲击着树立人民领袖的这么一个庆典活动。

香港这个事情,本来是一件无事生非之事。无事生非,又引起了这么大的争议。而且,特区首长的林郑月娥之前已经宣布这个所谓的送中条例「寿终正寝」,这一次也宣布了它「死亡」。但是她就是不使用法律语言把它撤回,也就是故意和民众的诉求进行对抗。

她为什么不使用准确的法律语言,而用模糊的语言去戏弄香港民众呢?从星期六她与香港的一些精英界人士、建制派人士的座谈,人们终于明白了——是有人不准她直接说出这样一个法律的语言。

我们知道,「一国两制」并不是中国所独有的政治制度,在很多国家都存在「一国两制」。比如说丹麦格陵兰岛就是实行的一国两制,比如说印度克什米尔就是实行的一国两制,波多黎各在美国也是实行的一国两制。「一国两制」在每一个国家的实际情况不同,但是从整体来讲,都是中央负责军事和外交,地方有充分自治的权力。但是,在香港这样一个「一国两制」机制中间,存在特别的中共中央联络办公室,而且它上面还有一个港澳办。等于中央系统除了驻军和外交以外,实际上还有两套班子在完全控制香港特区政府,更不用说还有其它中资机构和其它系统都对香港有很大的制约和影响,甚至有一些还对香港具有领导、牵制的味道。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这样一个本来就没有经过民众的直接选举所产生的,而只是通过一个小圈子而产生的这么一个香港特首缺乏了法理的正当性,使她在执行行政事务的时候始终就是底气不足。再加上她对北京的旨意未必是那么准确的领会,使香港的局势在几个月以来变得越来越糟糕。

在8月18号,香港有百万之众用他们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显示出他们对中央一些宣传机器对他们的污名化和恶毒攻击的一个反证。随之,港人又组织了数十里长的人链,更证实了香港人的决心和团结。但是,香港特区政府就是始终不抓住这个机会——虽然他们表示了歉意,愿意对话,但是由于对民众的五大诉求不直接面对,使民众的要求始终得不到满足,变得更加愤怒,就出现了又一次暴力的冲突。

昨天晚上是这三个月以来最令人不安的一个晚上。这一晚不仅有几十个人被捕,还有十几个警察受伤,更令人忧心的是开了第一枪。虽然枪是对着天空开的,但是毕竟是三个月以来开出的第一枪。

人们现在越来越清楚意识到一点:香港的局势之所以得不到缓解,就是有人一直在制造香港的事端。通过制造香港的事端,对习近平树立所谓的「人民领袖」、对中共所谓的国庆大典造成某一种牵制和冲击,恨不得通过这个事情,使国庆庆祝活动不能顺利进行。

这些势力是谁呢?是他们引导了习近平对香港的局势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还是他们有意的就是要制造这个事端来给习近平难堪呢?现在我们还没有非常清晰的证据来证明哪一种判断是准确的,但是从整体情势来看,确确实实存在这一种可能性——就是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派系斗争影响了香港事情的良性处理。

我们还要继续看未来几天香港局势怎么发展。在昨天的节目中间,我非常痛心的几乎用祈求的语气向香港的民众呼请:希望大家一定要坚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底线。如果一旦突破了这个底线,来自政府或者是其它势力暴力,香港的民众是没有还手之力的。这是一个暴力工具完全不对称的时代,而且你们所面对的暴力的机器比想象的要残酷很多。

中美贸易战现在也存在着非常大的疑团。经过比较长时间的你来我往的谈判,虽然双方之间有很多的分歧,但还是可以继续地讨论,继续地缩小分歧。但是,在今年五月份突然出现一个戏剧性的变化——中国撕毁了之前已经达成的一些共识,使谈判即便再重新恢复,大家也会产生分歧——是从中共撕毁的文本开始,还是从撕毁之前的文本开始。就凭这一点,双方都很难使中美贸易谈判实质性的再前进一步。

好不容易通过大阪会议形成了一个共识,恢复中美贸易谈判。但是在上海进行的谈判,中方根本就没有任何诚意,使美方的谈判代表毫无成就而归。这就引发了川普的大怒,对3500亿的从中国进口商品又增加了关税。

对川普总统加关税,大家持有不同的看法——即算是白宫内部也只有纳瓦罗给予支持,包括莱特希泽、姆努钦、库德洛这些人都知道——用关税的手段把中共拖到谈判桌上来讨价还价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关税本身不是目的,使贸易达到良好的效果、使美国知识产权得到有效保障才是关键所在——但是当时候的川普气急之下采取了如此措施。

经过了几番「你攻击我、我批评你」的缠斗之后,中国又对美国的750亿商品加税,又激起川普进一步的报复行为。这使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到未来完全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发展的境地。针对这一次川普的加税,中国手里已经没什么子弹了,没有什么牙齿了。也就是说,能够针对美国采取的报复措施已经非常少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是否会再想其它的办法给予美国一些打击,对美国的经济当然会有影响——对美国经济没有影响是川普总统的一厢情愿——至少从加税本身,美国的进口商要承担加税的压力,美国的消费者也最终要承担这个压力。更糟糕的是,美国低收入的消费者承担的压力更大。

从中美贸易的商品结构来讲,从中国进口的很多商品都是低价的产品,美国的有钱人和中产阶级未必是中国的产品最终消费者。但是对于美国低收入的人来讲,购买中国商品是符合他们的消费能力。也就是说,对从中国进口所有商品加税会加重美国贫困家庭的经济负担。如果中国的还击再引起川普更高关税反击的话,我相信美国的消费者是很难以承受中国商品的价格,对全球的产业链又是进一步的摧毁,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资源来进行调整。

当下,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协定开始接近尾声。这一次它们在法国达成的意向,两国很有可能会在九月份联合国大会的时候签订协议。届时美国会维持原来对进口日本汽车的关税暂时不会增加,而日本从美国进口的商品比如肉类等农产品的税率,可以从原来的38.5%下降到9%,很接近TPP的税率。这无疑会缓解川普的压力,尤其是日本的一些企业可以从美国购买一些农产品,这就给了川普的票仓由于中美贸易关系的恶化导致美国的农产品找不到出口一个缓冲的机会。

美日贸易协定的签订将会使川普总统更有底气。川普总统是一个改变世界秩序的人,他从原来的多边协商的体系里面走出来进行单边协商,重新调整美国和各个国家的关系。虽然跟每个国家的关系不一样,谈判也不是那么的顺利,但是单对单的谈判当然毫无疑问是有利于川普。所以川普在与日本取得成果以后,跟韩国、墨西哥、加拿大这些国家都比较容易达成贸易协定,甚至他和印度和其它国家包括欧盟,它们在贸易协定达成共识比中美之间要容易很多。如果这些国家最终都一步一步达成协议,等到剩下中国这最后一极的时候,将会对他更加有利——确实正如川普讲的:如果他愿意的话,他会对中国有更大的打击。

昨天一度闹了一个乌龙——川普总统说,对中国的加税他有后悔。大家以为他又回心转意,觉得给中国加税加得太重了。没想到,他的发言人后来的补充让大家大吃一惊——他后悔对中国加税加得太轻。加之川普总统内阁成员最近一系列的讲话,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由于中国方面的顽强抵抗,使得美国也加重了打击力度。这就使中国需要做出更多准备、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来跟美国进行较量,如果你真的想「以牙还牙」,真的想「奉陪到底」的话,你就要有「见底」的能力和决心。

诡异的是,中美贸易谈判明明可以接近某一些共识,这么糟糕的局面是怎么造成的呢?这是习近平想这样的吗?还是习近平的反对派给他设的一个陷阱,逼迫习近平不能接受原来的中美贸易谈判意向?总之,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经济不能说是摧毁性或者致命性的,但是可以说是非常沉重的打击——使中国的经济会更加糟糕,中国的货币贬值,中国物价的上涨——一系列的问题都使民怨会尽快集结,形成各种各样的力量。

在这个时候,有评论家已经认为,实际上中共已经身处自1978年以来最严重的政治经济的危险局面,其间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习近平。这些问题是习近平造成的,还是习近平的政治反对派利用了习近平的弱点,让他走了一个越来越危险的道路——我们还需要继续观察。

总之,故意恶化香港局势和中美贸易谈判故意和美国进行对抗反击的方式,都使今年的国庆蒙上这两个巨大的阴影。这些事情弄得不好,甚至会使国庆开的不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