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从海外抓人不容易了;发红通的人被审判,被红通的人获得释放;某些人在欧美得到喘息,是中共帮的忙

上个星期发生了两个案件,一件是在欧洲,一件是在中国。这两个案件如果连接在一起,你可以发现很有讽刺意味。

乔建军在中共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红色通知名单上排名第三位,中共指控他至少贪污挪出海外达5000万美金;而同时,中国公安部前任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前任主席孟宏伟,被中共指控涉及腐败的金额达到200万美金。它的讽刺意味就在于,乔建军当时候上红色通知单正是孟宏伟所参与经手的。没想到,抓这个所谓贪腐逃犯的人,自己恰恰进了中共的监牢,而他所要抓捕的人恰恰在欧洲的瑞典被释放。

这当然是今天中国司法的一个反映,中国人权的一个反映,也是中共过去这些年非常得意的认为自己成功抓捕了多少外逃贪污犯,不断地炫耀过程中间的新的案件——而这个新的案件恰恰给了中共一个响亮的耳光。

乔建军是河南周口的一个粮食储备站的主任,但就是这样一个主任,按照中共的指控,他在几年中间贪污受贿金额达到几亿人民币,有的数字说达到七亿人民币之多,也就是将近一亿美元。但是,这位乔建军曾经是中共所宣传的先进工作者。他2011年就在中国失踪了,后来出现在美国,他的前妻被抓捕归案,而乔建军上了美国的通缉名单。美国政府指控他伪造文书,还有一些其它罪行,比如欺诈其它等等。当时候发现他在美国有多所住宅,银行还有不少金钱。他试图通过eb5投资移民的方式取得美国的身份。听说乔建军至少有两本护照,一本护照的名字叫乔建军,另外一本护照的名字叫李峰。这位被美国和中国政府同时通缉的人,后来居然出现在欧洲的瑞典。当中国政府知道乔建军在欧洲瑞典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想把他引渡回中国。

中共这些年确实是比较成功地把一些他们通缉的所谓的贪污犯、经济犯罪分子引渡回中国或者是抓捕回中国,或者用其它方式诱骗回中国。像前面讲的乔建军排名第三的名单里,那100个上了红色通知的人,有58名被回到了中国——投案自首也好,引渡也好,通过其它方式诱骗回中国也好。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这个数字显示了中国的威慑力量,中共从全世界抓捕他们认为应该抓捕的人的力量,吓坏了很多中共想逃跑的官员。

现在的形势似乎产生了变化。乔建军这次在瑞典被释放,意味着瑞典的法官认为乔建军回到中国不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当然,对于乔建军个人来讲,他仍然面临着很艰难的未来的人生。瑞典释放他,未必一定会给予他政治庇护身份。他未来选择哪一个国家,或者哪个国家能够接纳他,还需要看看他有没有其它移民身份,或者有没有其它的办法来获取其它国家的移民身份,当然还要取决于他有多少钱。但是,他能够免于被瑞典送给中国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胜利。否则的话,以他贪腐涉及的金额和这些年逃避中共的追捕,一旦回到中国,肯定会遭到比较严重的刑责。

乔建军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被瑞典释放呢?是因为这些天来,或者是最近几个月以来,或者是最近一两年来,中国越来越多地侵犯人权、无视人权——香港事件,堂堂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也被中国莫名其妙地抓捕。这些事情越来越在西方所传播,这种恶劣的状况越来越使西方的法官、西方的政客对那些上了中共所谓的通缉令的人给了更多的同情。他们不相信在现有的法治情况之下,针对这些人的指控一定是真实的,他们也很难相信这些人会被公正的审判。

这么多年来,虽然中国有了很多的法律,中国也有法院也有检察院,也有司法局也有公安局——似乎它们权力各司其职,而律师可以给被告辩护。但是事实上,这些系统完全被中共工具化了,每一个系统比过去更多的被党的组织所控制。无论是抓捕、起诉还是最终审判,并不是真正的专业独立的司法程序,而是由党组织在操控——这种司法状况不可能是公正的,不可能使被告的权益得到很好的保障。

这不仅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它很有可能立下了一个案例——西方国家未必像过去那样配合中共,把中共指控的所谓的经济逃犯以某一种方式遣返回中国。不仅是在欧洲,即算是在美国,即算是有一些人明明显显很有可能是经济犯罪——经济诈骗或者是挪用款项,或者是贪污受贿,或者是通过其它方式得到了巨额资金。

以前,美国和中国似乎有某种程度的配合。比如说把他们的资金冻结了,把这些人员抓捕起来,劝说他们回到中国。这些钱有可能由中美双方官方瓜分了,中国政府为了鼓励西方政府或者是其它机构协助把中国的经济逃犯抓回去,他们给予了一些承诺,把这些经济犯罪分子转移到西方境外的资金跟愿意配合的政府进行分成。比如说,早些年所出现的广东开平银行的几位逃到加拿大和美国的经济犯罪分子,后来就是用这种手段引渡回中国。

现在中美关系恶化,中国的人权形象非常恶劣,使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在面对这些明显是经济犯罪行为的时候也采取了某一种宽容的态度。未必一定给他们政治庇护或者是其它方式的绿卡,但是美国也不会那么积极地配合中国政府把他们遣返回中国去。

当然,这些人现在仍然是有很大的担心。因为一旦中美关系在一些方面取得共识,或者是他们交换某一些利益,这些人也很容易被作为交换的筹码。他们在美国未必能够真正取得政治庇护或者是其它方式的绿卡,而某一些人又错误的理解了美国的法治。在美国这样一个相当有自由度的国家,好像是没有感觉到政府的力量,但是如果你在美国犯下了新的罪行,那美国政府不但不给你身份,甚至有可能把你遣返驱离,至少是驱离美国。这些人其实在美国的日子也是很艰难,只是中美关系的恶化给了他们一丝喘息的机会。

目前美国的移民政策正在产生疾速的变化。你曾经通过一些手段成为了美国公民,如果一旦发现这个过程中间有欺诈或者你可能有新的犯罪,你的护照、国籍、绿卡都有可能会被取消。如果你既不是美国公民也没有美国绿卡,那美国现在的政策当然不会欢迎这样的人。

从长期来讲,美国也很难会留住这些人。但是乔建军这个案件显示出来,美国似乎没有使非常大的力气要求瑞典引渡乔建军。美国通缉的乔建军,以美国和瑞典的关系,乔建军是有可能会被引渡到美国。有趣的是美国似乎没有向瑞典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没办法知道有多少类似这样的人现在躲藏在全世界哪一些地方,但是这些人确实如惊弓之鸟。因为他们知道,有时候他们暂时得到了安全,如果真的是贪污了很多钱,真的是接受了很高金额的贿赂,其实这一辈子也很难真正得到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只是今天中国恶劣的法治暂时帮了一下你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