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兵香港没有任何理由;美国贸易代表谈判策略失败了,没有新的子弹

这些天,我看到了自由的社交媒体上面很多人对香港的前途表现了一种焦虑,甚至对出兵香港镇压市民运动的焦虑和担心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我还是发现很多大陆网友甚至包括在海外的朋友对香港的具体情况了解的不是那么多,也有一些网友基于他们对中共这个体制的认识,基于他们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记忆,使他们很容易得出这么一个判断——中共这一次很有可能会把香港推向更符合中共价值理念的方向,让香港一国一制。尤其是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少将在中共建军节香港的酒会上发表的一番针对香港现在现象比较严厉的谴责,更加剧了这种担忧。

我认为陈道祥少将借建军节酒会的机会来发出某一种恐吓或者是作为军人身份的声音,好像是符合他的基本职业。但是我们在洞察中共香港的政策的时候,还是要以负责外事工作的中共具体负责的最高领导人杨洁篪和港澳办的发言人关于香港局势的谈话为更重要的参考,这些谈话更准确反映中共对香港政策方面的原则。

这个原则实际上更清晰的表明出江泽民时代所确定的香港政策,那就是「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或者讲得更具有法理意义一点,就是「一国两制」。在过去的这几个星期的香港民众抗议中间并没有对「一国」提出根本性的挑战,更没有想利用这一场抗争运动去撬动中共的体制。也就是说,没有触犯所谓的港澳办发言人讲出的「三条底线」。

对立法会短暂的占领并没有造成真正毁灭性的影响,香港中联办的国徽被泼污虽然不是一个善意的举动,但是在和平抗议中间,在西方这些国家都是会经常出现,因为中联办在香港的抗争中间并没有扮演使香港市民感到中央政府驻香港机构更理性、更明确地强调一国两制和回应香港市民的正常诉求。

从整体来讲,这么长时间的抗议中香港市民所表现的克制和理性,既反映了香港市民的文明素质,同时也反映了香港市民始终是在香港最重要的两个文明基石——自由和法治——之上表达他们的诉求。而香港民众提出的五个诉求,都是香港政府应该可以接受,至少是可以讨论的方向。

从「二十三条」到「送中条例」,香港民众最担心的就是香港比殖民时代还要独立的司法体系这个最重要的基石。如果跟中国大陆衔接在一起,这个基石很容易被侵蚀。所以它的问题不在于「二十三条」或者「送中条例」的某一些合理性或者必要性,而在于香港被国际社会所认可的值得大家尊重的独立司法体系和中国这种由党控制的黑箱式的非专业的法律体系根本不具有任何对接性,如果对接,就会伤害到香港法治的独立性。

对特首林郑月娥的愤怒和怨言,不仅是林郑月娥本身的能力或者是她在送中条例所犯下的错误,更重要的是,从1997年香港产生特首的机制所产生的四届特首最终都是灰溜溜地下台——当然林郑月娥下台,但是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她的下台是很不光彩的,没有什么荣耀的。这种小圈子的选举甚至还不如当年殖民时代所派来的港督,港督至少还具有在香港这个区域里面最高行政长官的权力。而今天在香港政出多门,有中联办,有驻军,有外交部特派员公使。即使在亲中团体和特区政府这个体系里面都存在着无数作为特区行政长官很难控制的力量和因素。这就证明这样一种选择特首的方式,既不能像港英政府的总督那种权威性,也没有民众所授予的那种民众选举产生的合法性,这种权力来源的残缺或者权力来源的小圈子——即算是在小圈子里面也是有各种纷争——使这个特首由任何人来担任都不可能在北京和市民中间找到很好的平衡点。

所以,对香港特首选择方式的改造,包括立法会立法委员的选举方式的改造成为现在民众的一个诉求,也是香港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如果你要维持「一国两制」的香港本身制度,那么原有的政策设计已经证明是失败。

中共在内地所实行的制度,经过了70年的过程,我们现在看得非常清楚。维护这个体制的正常运行所采取的强制的成本非常之高,高到超过了军费,可能在全世界都是非常罕见的。而用「一国一制」的方式来统治香港,维稳的成本将会更加昂贵,而且使原来香港的法治和自由,包括世界上最好的自由经济地位的认定都会被毁于一旦。

实行「一国一制」只是使北京的领导人感觉到更爽,感觉到他可以任何把一个城市给毁掉,除此之外没有好处。香港作为世界性的一个繁荣和自由的城市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这个国来讲其实是一种荣耀,其实是一种助力。而一旦把它毁掉,中国只是多了一个深圳或者广州——不同的是这个城市将永远不会屈服——这样一种不屈服,使香港问题就会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

虽然欧美过去对香港问题不闻不问,干预很少,帮助很少,甚至还有川普总统这种言论——香港是中国人的问题,而且现在发生的是骚乱或暴乱。但是,香港如果真的由大兵来控制和维护这个城市的运转,那么香港等于就是毁灭了,那就是掌握在中共手里的另一个城市而已。而事实上,中共不可能完全掌握,无数的香港人仍然会抵抗你反对你、不屈服你,而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自由的香港人一定会为香港发出更强烈的声音。

所以,香港今天正在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理由让北京来出兵,除非北京完全丧失起码的理性。我们先不要讨论它的良知,那我们就没有办法。如果它有基本的理性,认为今天的香港对它仍然有帮助——如果对它没有帮助,那当然以中共的体制惯性和对文明的认知,它可能真的会以军事手段来管制香港——但是今天香港发生的一切远远不足以使中共用军队来控制香港,远远没有。

我们要让香港继续能够免于军事管制的最好方式就是继续坚守和平理性的原则。这不仅是一种原则,更重要的是香港人最最重要的力量。只要不放弃这个原则和力量,不出现重大的意外冲突或者伤亡,我认为香港民众的抗争还可以继续下去,直到香港政府同意成立调查委员会,直到林郑月娥愿意引咎辞职,直到香港政府用法律术语来表达送中条例的撤销,甚至直到让香港的法官和香港的律政司用更宽厚的心态来对待那些激进的人士——他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刑事犯罪,他们是基于对香港美好的向往过于急躁所致。而香港的一些警察是不是介入到了跟黑社会的联手施暴行为,也需要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或者是由律政司更加积极的进行追查。这些意愿满足了以后,香港新的政治体制的讨论就有可能会展开。

「港人治港」的真正落实其实是让北京放下来了原来沉重的包袱,「港人治港」其实就是由香港人来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这个责任不应该由北京或者由一些小圈子来承担。我能够理解那些对香港前途很焦虑很担忧的朋友,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要夸大香港今天所出现的问题,这其实也是对香港的一种保护。

现在我们仍然需要继续讨论的就是中美贸易战。大家也知道,一直有一些朋友希望川普总统对中国的这个贸易战争能够帮助中国进行结构性的调整,而不是简单的完成贸易平衡。这样一种愿望,在过去一年中间反反复复的过程,我们确实发现了关税手段在某一个阶段还是让中共屈服了——不得不被迫走向谈判桌。但是我们又发现,当美国每次愤怒和不满中共行为的时候,越来越频繁地使用关税的力量——尤其是前天川普总统所宣布的针对3000亿商品增加10%的关税——以我对现在中美贸易的理解,我很同意一个判断:莱特希泽的谈判策略已经失败了,至少是第一个阶段失败了。

莱特希泽是一个非常值得尊重的非常专业的律师和谈判专家,正是因为他这样非常好的背景,被川普纳入到内阁。同时,莱特希泽之所以非常高兴的成为了川普的内阁成员,是因为他希望能够实现一个理想——改变原来国际贸易对于美国来讲不合理的规则,放弃原来游戏的玩法,放弃多边谈判,通过单边谈判的方式让对方不得不接受美国的要求。

莱特希泽找到一个很好的老板,这个老板就是川普总统。川普总统一直认为,这几十年来原来一些美国总统的软弱使美国在国际贸易中间吃了大亏,而关税是最有力的一个武器。但是,当川普总统前天加完3000亿从中国进口商品的10%关税,哪怕是有一天他加到25%,这都是使人怀疑川普总统已经在关税上已经打完了所有的子弹。而有没有使习近平趴下,使中国愿意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谈判,被迫进行结构性的改造呢?我认为或者相当一些人认为,这个回答当然是不可能。

不仅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谈判这种策略已经失败,或者是至少第一个阶段失败,事实上莱特希泽用一种单边谈判的方式,以为一个强大的美国足够使那些单一的对手不得不接受美国的要求,这种策略目前效果如何呢?

我们看一看它的记录。我们已经看到韩国是投降了,因为韩国是一个过于倚赖或者希望倚赖美国的国家,作为一个新兴的强国,在这个世界上看不到除了美国之外还能找到更强有力的支持者。朝鲜半岛的安全平衡几乎靠美国在维护,而且韩国虽然一直努力和中国弄好关系,但是中国始终一旦不高兴就会随意地报复韩国的企业和民众,甚至用旅游这样的行为进行报复。这就使韩国更多的宁愿跟美国贸易中间吃跟多的亏或者付出更高的成本,也不得不接受美国的这种要求。

其它国家呢?我们也看到了加拿大和墨西哥在跟美国的农产品方面的互相攻打——你威胁了我,我报复了你。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两个国家太多地倚赖对美国的出口,甚至基本上它们是靠出口到美国来支撑国家的经济。正是因为这一点,墨西哥后来不得不屈服了美国的一些要求。即算是有了这个成果,这个议案现在还搁置在美国的国会里面,因为民主党跟共和党的立场不一样,他们似乎觉得没有必要马上批准川普非常着急想达成的美国和墨西哥的贸易协定。

还有其它国家呢?印度屈服了吗?印度接受了莱特希泽的要求吗?欧盟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欧盟已经讲了:你来吧,我们也会报复你。所以我们看到欧盟和美国之间涉及的商品的关税,比如说汽车、威士忌,或者是其它的产品已经受了一些影响,但是美国面对的是一个比较有力量的大市场,它也有足够的力量来反制美国。它们虽然在价值和意识形态上是一致的,甚至军事上还是在北约这块大伞之下的盟友,但是你美国要求我或者是报复我打击我,那我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得不反制。

这样看来,除了韩国以外,除了墨西哥某一些领域愿意达成美国的要求以外,其它的谈判好像离成功还有一段距离。这就恰恰证明了莱特希泽想实现的离开多边游戏的体系,用单边的方式来让对方接受自己提出的条件离现实还很遥远,在可见的将来还看不到这些国家和地方就在美国的单一要求之下,他们就投降了。

正如一些经济学家所讲的,虽然关税手段未必是好的方式,但是关税的手段可以把中国拉到谈判桌——是的,拉到了谈判桌——去了上海,也许下个月还要到美国。但是,你觉得在这个过程中间中国接受了你的威胁吗?关税提升之后它马上就要改变立场和方式来向川普总统求饶吗?如果没有求饶,而是用其它方式又来反制美国,那你觉得我们能够说莱特希泽的谈判策略是成功的吗?

所以,不仅是中美贸易还是跟其它国家的贸易战打到这个阶段,都已经没有使我们看到美国的胜利就在前面。我不知道莱特希泽还能不能继续担任贸易代表,川普总统并不那么容易找到这样一个专业冷静、不出风头、而且接受川普总统指令的了不起的谈判高手。在昨天的椭圆形办公室里面,除了来自加州的非主流经济学家纳瓦罗,其他的包括白宫的经济顾问库德洛,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这些人对川普总统就3000亿关税加税并不赞同,因为他们知道川普手里只有那么多的子弹。

我们曾经嘲笑过中共的「以牙还牙」,因为它的牙没有美国多。我们现在看到美国的子弹已经没有几颗了,大家又作何感想呢?当然,贸易战争没有结束,现在进入了第二个阶段,那就是川普总统需要重新思考——除了加3000亿关税,还有没有其它方式逼迫中共让步、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