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扼杀不同声音,川普拒绝不同声音

2019年马上到了,跨年圣地—曼哈顿时代广场以《纽约时报》命名。而过去一年对媒体工作者是悲怆的:《华盛顿邮报》记者被杀害,而凶手还活跃在政治舞台;几十位揭露新疆集中营状况的记者被中国囚禁。 社交媒体的出现,对传统媒体是挑战。人们热情拥抱它,但虚假信息和极端言论正误导和撕裂自由世界。即使在民主灯塔之国美国,新闻自由也陷入困境。川普常常在推特斥责“假新闻”媒体…

时代广场和2018的记者们

大家好。最近一段时间,我住在一个灾区。这个灾区的房子没有窗帘,所以每一天,我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睡觉。然后早上五点钟,太阳就升起来了。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太阳升起的时间可能不太一样,但是有一个地方,是象征着2019年的来临。那是在纽约曼哈顿并不宽敞的一个广场,这个广场和中国的天安门广场和莫斯科的红场一样的有名,它叫时代广场。时代广场是以《纽约时报》而命名的。

过去的这一年,对于媒体工作者来讲,是非常悲怆的一年。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被杀害了,虽然有一些人被追究,但是真正的凶手、幕后的操纵者,仍然在政治舞台上。这一年,在马里兰州,有五位地方记者被杀害。这一年,有无数的媒体工作者被囚禁。今天我看到「新闻时时报」,说有几十位揭露中国新疆集中营的记者在中国被拘捕。更多无名的媒体人士所受到的灾难,我们可能都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社交媒体撕裂世界

从整体来讲,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每个人实际上都扮演了媒体人的角色。而每一个人,都受惠于无限的信息的交流。但是作为一个媒体的职业,在哪一个社会,现在都遇到、面临、陷入一个困境之中。社交媒体的出现,挤压了本来就很困难的媒体的生存空间。而且,社交媒体作为一个新生的媒体产物,现在人们正在热情的拥抱它。但是社交媒体里面,缺乏责任、缺乏制约、虚假信息的流传,极端言论的出现,正在误导和撕裂这个本来我们应该由于自由资讯带来的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即算是在民主很成熟的西方社会,尤其像美国这样一个民主灯塔之国,新闻自由都陷入一个困境。作为民选的总统,川普一直是在他的Twitter上面斥责「假新闻媒体、假新闻媒体、假新闻媒体」。在他有限的词汇中间,「假新闻媒体」、「伟大的美国很棒」这几个词可能是川普的Twitter里面最热门的关键词。但是,美国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言论自由在美国的民主的品质的塑造过程中间,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

传统媒体的勇气

最近美国有一个民意调查显示出来,一个已故的总统尼克松,是历届总统里面民意最低的总统。在他在任的时候,虽然不断有丑闻,虽然使他不得不辞职下台,但是那个时候他的民意,仍然是达到40%左右。但是现在,他的民意是历届总统里面最低的,只达到28%。

这样一位总统,中国人是非常熟悉的。2019年的第一天,就是所谓的中美建交,还是中美关系正常化40年。其实在我们看起来,恰恰是不正常的中美关系。因为美国放弃了一个可能走向政治转型的中华民国,一个跟价值和利益跟它更密切的联系在一起的中华民国,而选择了一个屠杀了这么多民众的、欺负了这么多民众的、镇压了这么多民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尼克松和他的搭档基辛格,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一些具有全球观的,对政治真正是相当熟悉的政治人物。美国的很多总统在政治上他们可能是菜鸟,或者说他们在政治上来自于一些原来根本不起眼的地方。就像克林顿总统,来自于一个比较贫穷的落后的小州。而奥巴马总统,在他选举总统之前,大家都看到他只是一个年轻的议员。川普总统在他选举之后,可能连他自己都很难相信,他真的被选为了美国的总统。这些人在政治上,大家可以叫他们「政治素人」。而尼克松不是这样,基辛格不是这样。他们洞察世界的局势,他们要为美国也为自己找到一个当时候他们认为最有利于自己和美国的一个位置。但是正是这一种算计,正是这样一种精明,使今天我们打开70年代60年代的档案的时候,发现尼克松总统恰恰是如此的不堪。为了他的政治生涯,不惜去鼓动南越继续进行越战。最终他抛弃了南越,也抛弃了越南。使越南的屠杀、越南的灾难以加倍的速度在进行。而且尼克松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他甚至要指使他手下人去偷窃智库里面的档案。但是最终,勇敢的媒体们勇敢的媒体记者们揭露了他们。去年还是前年,有一部电影The Post,或者翻译成报纸,或者翻译成邮报,就显示了在那个时候的美国记者的勇敢。其实那个时候的勇敢,不仅是华盛顿邮报还是纽约时报,几十年过去了,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成为了伟大的报纸,成为了全世界最受尊重的报纸。即算是这样一份报纸,它的报导有时候也是偏颇的,这些报纸里面也出现过一些制造虚假新闻的记者。但是从整体来讲,全世界很少有媒体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按照职业的标准在报道新闻。

谢绝「良心媒体」遵守职业道德

但新闻媒体不能说是一个良心的行业,新闻媒体和护士和教师一样的。不要把它冠以一些它难以承受的过于崇高的词,不要把教师说成是人类灵魂工程师,不要把护士每时都把它冠上一个天使,也不要把媒体冠以一个「良心的媒体」。在一个现代文明的世界里面,我们需要的是职业的标准。良心过于道德化,意识形态过于容易左右我们媒体的内容和角度。但是,职业的标准就是比较容易有共识,其实职业的标准也应该算于我们普世价值的一部分。媒体不报道虚假的消息,这就是媒体的一个最基本的职业要求。每一个媒体可以在它的社论里面体现出它的角度,或者是它代表的一种利益的价值的方向,但是不管是左或右,基本上事实是它的职业要求。呈现事实而不是良心,是他吃这碗饭最起码起码的要求。

今天的美国在变化中间,今天的世界在变化中间。美国的媒体人仍然在坚守他们的职业道德,尽管美国的总统川普不断地羞辱媒体这个行业。媒体行业并没有胆怯,并没有退缩,不是因为他们的勇气真的是那么令人钦佩。而是美国的法制和美国的多元政治使言论自由得到了最好的保护。媒体和川普的博弈,恰恰就是这个国家非常灿烂的一部分。但是,媒体人的心里面还是很复杂的。因为,专业的媒体的营收在一步一步下降,很多媒体人失去了工作,而且未来一年还有更多人失去工作。但是就算是这样,仍然有一批职业媒体人在坚守,为了他们的家庭,为了他们的饭碗,为了他们的职业——也塑造了美国的今天。

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在时代广场上面那个彩球掉下,迎来19年的那个按铃的人,今年选择的是美国保护记者协会的执行长。站在他旁边的将是美国很多媒体的著名的记者或者是领导人。感谢纽约市选择了媒体人迎来2019年。川普可能愤怒那些媒体对他扭曲的报道,或者愤怒那些媒体对他的敌意,或者愤怒那些媒体揭露他的问题。但是,媒体仍然可以自由地报道。川普只是不愿意听而已,但是他就算是不愿意听,走到哪个地方,各路媒体都在报道他的事情,他回避不了。

中国的「媒体」

而在中国呢?我们看到的是,媒体这个行业本来在中国这几十年就不曾存在过。虽然出现了一些勇敢的调查记者,出现了一些勇敢的甚至受过了一些专业训练的,或者是有专业精神的媒体人。但是在中国,媒体这个职业它是没有尊严的,甚至都不存在媒体这个职业。

它只是中共的一个宣传工具,中共的这个宣传工具中间,有的人表现出了一些职业的精神。但是这一种职业的精神,这一种职业的行为,社会没办法保护它们,法律没办法保护它们。早几年中国的出版,早几年中国的杂志,早几年中国的网站,就算是在中宣部的打压之下,所呈现出的那些活力,呈现出那些职业的精神,使我都足以感觉到,也许有一天,我不需要从事媒体工作了。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条件,比我们这些海外的华文媒体做得更好。有足够的人才,有足够的市场,比我们更有支撑他们优质产品的优质媒体的条件。

但是,那只是昙花一现。很快,中国的媒体在经济的力量越来越支撑中共政权的时候,中共这个政权终于可以利用经济的力量来笑傲世界。同时,有了这种经济的力量使得他们足以可以更野蛮地针对媒体。我很少去看中国的媒体,我了解的资讯来自于中国的资讯,往往都是网友传给我的。这些资讯里面,有时候是虚假的。有时候是民众对政府、对中共这个体制的厌恶所恶作剧的产品。有时候,我也很难以察觉这些新闻有可能是虚假的,有些是真实的。但是,真实的往往只能用非常隐晦的方式表达出来。

中国的曾经风光一时的卫视,现在很多已经到了发不出薪水的时代。中国的那些曾经在报亭里面一摞又一摞的晚报、周报,或者是其它的专业报纸,一个又一个关门。那时候印制精良的、文字还有几分拿捏的杂志,一个一个消失了。剩下的人民日报、解放报、工人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它们几乎都是同一份报纸,叫党报。一样的标题,一样的照片,一样的语调。甚至这样一种古板和僵化的宣传,比文化大革命还缺了一份火药味,剩下的只是吹捧吹捧吹捧。

我曾经说,习近平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份奉天时报,每一份报纸都是伪造的奉天时报。很多网友不以为然,认为这是我对习近平的个人判断的失误来作出辩护。其实,那就是事实。今天中国的媒体环境,不仅是媒体在欺骗和误导习近平,媒体也在扭曲老百姓的认知。所以中国出现了另外一个景观,如果美国煽动的是一些民粹的情绪,煽动的是一部分人的极端言论,那么,在中国只有极端的言论,只有所谓的以民族、以所谓的国家的名义实现的暴力的语言,才会畅行无阻。

媒体的希望

我们是在新的技术的时代。冷战的结束,我们曾经是那么带有一种希望和期待,一个文明时代的到来。现在的情况使很多人担忧,作为一个媒体人,或者是一个职业的媒体人,我是应该为这个职业来担忧。但是,等我走上街上的时候,我看到每个人都在拿着手机,每个人都在用手机转送这个世界信息的时候,我还是相信,今天信息的这种混乱,今天极端言论的这样一种蔓延,只是更令人欣慰的文明信息时候来临之前的一个前奏曲而已。所以,当美国的媒体人站在时代广场,那个站台的时候,我觉得他们不仅仅是表现一种媒体人的力量,而且是在表现一种媒体人一种职业的品质。那就是,要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希望。

谢谢大家。

结语

“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每个人实际上都扮演了媒体人的角色。而每一个人,都受惠于无限的信息的交流。但是作为一个媒体的职业,在哪一个社会,现在都遇到、面临、陷入一个困境之中。社交媒体的出现,挤压了本来就很困难的媒体的生存空间。而且,社交媒体作为一个新生的媒体产物,现在人们正在热情的拥抱它。但是社交媒体里面,缺乏责任、缺乏制约、虚假信息的流传,极端言论的出现,正在误导和撕裂这个本来我们应该由于自由资讯带来的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即算是在民主很成熟的西方社会,尤其像美国这样一个民主灯塔之国,新闻自由都陷入一个困境。但是,美国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言论自由在美国的民主的品质的塑造过程中间,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

几十年过去了,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成为了伟大的报纸,成为了全世界最受尊重的报纸。即算是这样一份报纸,它的报导有时候也是偏颇的,这些报纸里面也出现过一些制造虚假新闻的记者。但是从整体来讲,全世界很少有媒体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按照职业的标准在报道新闻。

新闻媒体不是一个良心的行业,新闻媒体和护士和教师一样的。不要把它冠以一些它难以承受的过于崇高的词,不要把教师说成是人类灵魂工程师,不要把护士每时都把它冠上一个天使,也不要把媒体冠以一个「良心的媒体」。在一个现代文明的世界里面,我们需要的是职业的标准。良心过于道德化,意识形态过于容易左右我们媒体的内容和角度。但是,职业的标准就是比较容易有共识,其实职业的标准也应该算于我们普世价值的一部分。”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新闻时时报|川普与媒体爆发冲突,飙骂CNN记者羞耻粗鲁(20181108)

新闻时时报 | 北京下令严控负面经济新闻报道(20180929)

明镜焦点 |《纽时》直指麦肯锡已沦为中共极权的同谋(20181217)

明镜专访|陈国祥 何频:媒体正在撕裂世界,华人媒体如何成为全球力量(20181031)

明镜焦点 | 自媒体大扫荡喜迎四中全会?删号之余要对人下手!(20181112)

明镜之声|党操控下的中国媒体,舆论亢奋焦虑、并行不悖;白宫曾讨论禁止中国人赴美国留学(20181003-2)

明镜之声 | 中国自媒体进入寒冬,网监部门动手清理;红拂女‘政审你大爷’,中国网民有话说(20181113-1)

订阅和联系方式

激赏明镜: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镜火拍:https://www.youtube.com/c/mingjinghuopai
明镜火拍网:http://www.mingjinglive.com
明镜火拍Twitter:https://twitter.com/MingjingLive
明镜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点点今天事》 主讲人 何频:https://twitter.com/nyh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