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只老虎候选,新星正在升起

陕西官场成屠宰场,女将当先锋;上海帮塑造京津冀大区

导语

  • 武汉小伙子王永康的初心是成为科学家,不惜离开上海到了宁波,如今却成了陕西这场官变的新星。

  • 钱其琛的留苏同学赵喜民支边到青海,养出一个42岁便成为青海省长的儿子赵乐际,回到陕西家乡到商洛当专员,又让另一个儿子赵乐秦得以从商洛走上仕途。

  • 赵乐秦现在是广西区人大副主任,广西出现的政协委员刘娟,是这次官变中闪烁的港商刘娟吗?

  • 商洛也是重灾区,被谈话又回去的市委女书记陈俊积极布署揭批赵正永和魏民洲,魏民洲是首任商洛市委书记,后跃升为省委秘书长。

  • 接任魏的省委秘书长职务的刘小燕,正是在专题片中揭露前老板赵正永和时任省长娄勤俭的女将;刘小燕对仕途止于省人大副主任有怨气,但相比前后省委大管家,她应安静,她的后任钱引安两月前被抓了。

  • 尚未见公开揭露袁纯清,董军倒作了检讨,但他对对手魏民洲获刑无期还是兴奋溢于形,何况他老爸董继昌的秘书王东峰已是河北省委书记,是西安出身的几杰之一,另外的人杰还有景俊海。

  • 王东峰这几天在陪同习近平,他与蔡奇、李鸿忠同为京津冀协作区的三大将,而韩正与徐匡迪是主要领导者和设计师。

“烟头书记”王永康的奇幻仕途

大家好,昨天做了一个比较长的《点点今天事》。其实呢,我在节目一开始就讲了:我今天做一个比较短的节目,一方面对写字幕的网友,始终有一点内疚,有一份歉意,觉得不能讲得太长了;另一方面呢,在纽约冬天的室外呆上几十分钟,那是够残酷的,表面上是阳光灿烂,实际上是寒气逼人。但是没有想到,点点,点点,点点……,点到后面的时候,停下来发现脚全部麻木了。而且,做了一个长的节目,在做节目的过程中间,你不知不觉让寒气侵入你的身体,后来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恢复过来。

其实人生也是这样的:很多事情,你做好了准备,你从小有一个志愿,你有一个初心,到了后来你发现,根本就不是像你最开始预期的那样。有些事情你小时候根本就没那么想,或者你想的是一回事,而结果它慢慢给你实现了另一回事。人生有时候就是有很多的意外,有很多的不可确定的因素。

我记得有一个美国电影,一批高中同学,聚在一起,大家就是打情骂俏,回忆当年的美好人生。有一个跳起来问:你们谁能告诉我,你们谁中学时候的理想实现了?

有些事情真是有意思,这就增加了人生的曲折,人生的丰富,也增加了我们《点点今天事》的曲折性。

有一个武汉的青年叫王永康,他在八十年代的时候考上了当地的理工学校,或者叫大学吧。大学毕业以后,那个时候包分配,他就被分配到了上海理工大学,成为了一个助教。一个武汉的青年到上海,毕竟是升了一级,虽然武汉是一个大城市,上海是更大的城市,但是这个小伙子,心里面还是想成为一个科学家。他不甘心自己当一个老师,所以他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

哈尔滨工业大学是中国一个很重要的理工大学。我《点点今天事》里经常点到这个大学。在这个学校,他继续读的是他当时大学本科所读的专业,金属材料学,然后研究所毕业,没有回到上海,反而到了浙江的一个城市,宁波。

他为什么到这个城市呢?因为他去的是一个研究所,这个研究所是中国兵器工业公司的一个研究所,叫五二研究所。因为有一些研究机构,它未必一定在大城市,有一些研究机构甚至在偏僻的地方。当然,宁波不算偏僻,但是毕竟不比上海。王永康接受了,这样一个哈工大毕业的硕士生,在宁波当地很自然就受到一些特别的关注,所以他不仅仅是一个科学家,他同时是一个成为了当地科协的成员。科学协会嘛,就是这些搞科研的人的一个团体,也没什么太大的价值。但是科协和科委又是连在一起的,没想到他慢慢就开始,先是进入科协,然后进入科委,慢慢就被当地政府感觉到,这个小伙子有前途。他还是继续想去让自己更上一层楼,又回到他的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成为了后来拿到金属材料学的博士学位,再回到宁波。但是没有想到,他拿到的这个博士学位,反而失去了他继续从事科学研究的机会,然后一步一步还进入了政坛。

他先是在宁波,然后去了余姚还是哪个市,一步一步爬升上来。这个时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浙江成为中国政治舞台上最重要的人才基地。在这个地方,一些人,本来他们的志向、能力或者是眼光止于一个厅局级就拉倒了,顶多混一个副省级,然后或者政协副主席,或者是省人大副主任,或者是副省长拉倒了,没有想到一个一个鸡犬升天。王永康就这样一步一步升上来,升成了浙江省委统战部长。中间去了什么地方先不说,反正后来去了西安。

他到了西安以后,他有一个外号,叫“烟头书记”,因为他有一种洁癖,看不得地上有烟头,所以他看到烟头就捡,并促使人们地上不要有脏东西。所谓建设一个美丽的新古城,就是讲的西安。

他到西安可不是一般政治人物的历练。虽然他一度也曾经挂职到重庆,好像在重庆的一个区里面当过还是区长还是书记,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主要的人物。他一旦到了西安,就成为了这一场西安惨烈的权力斗争的一个核心人物。

但是这个人物,现在仍然是不显山不露水。以我对他的了解和评估,王永康比胡和平晚到陕西,应该担任的是胡和平的主要助手,而从吉林来的刘国中呢?应该只是一个过渡性的人物。所以,王永康要么等陕西官场平稳以后,调到另外一个省去当省长,也许他就会成为未来陕西省的一个主要领导者之一,是不是取代刘国中还不知道。

赵乐秦的两个“缘分”:商洛市与神秘“港商”

这样一种“处处意外”的人生的经历,其实也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更是发生在一个叫赵喜民先生的身上。

赵喜民先生已经去世了,我曾经说过,他是我的同行,陕西教育出版社的创始人。陕西教育出版社是从人民教育出版社里面分出来的。其实他以前呢也是搞新闻的,在《青海日报》文革期间是三人核心领导小组成员。文化大革命中出现过一次冲击《青海日报》事件,不知他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但赵喜民也是陕西人,他跟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的钱其琛是留苏同学。他在西安的时候,因为支边没有到北京,反而去了青海。没有想到,在青海这一段的媒体经验和社会关系使他的儿子有了机会在青海发展起来。发展成什么呢?发展到42岁的时候就成为了青海省的省长,是当时候中国最年轻的省长。这就是今天的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

文革之后,一些支边的同事就回到了内地。其实西安也不算内地,但是赵喜民还是被同意调离青海,回到陕西家乡。开始没有什么地方安排,就把他安排到商洛地区当一个,副专员还是专员?好像是副专员。这就是给他在商洛产生了另外一个孩子从政的机会,这就是赵乐秦,也就是赵乐际的弟弟。

赵乐秦就是一步一步在商洛地区发展起来的。一直到后来,赵乐际又成为甘肃省委书记,成为最年轻的省委书记。到了后来,调回到陕西,接替了从天津来的李瑞环的马仔李建国的省委书记。

那个时候所谓的哥哥当了省委书记,自己要避嫌,所以赵乐秦就调到了湖北,成为湖北当时候三峡水利公司的总经理助理。然后他到了广西,好像是在桂林吧,成为桂林市长还是市委书记。现在是广西自治区的人大副主任,也已经是一个副省级干部了。

但是最近有一个人物,跟赵乐秦有所连接,这个人物叫刘娟。刘娟本来听说是是陕西的一个打字员。她可能是打字员出身,或者是曾经打字过,只是人们不知道怎么讲一个比较神奇的背景的时候,就把她变成一个打字员,而打字员只是她人生中间的一个经历而已。

后来这个人成为了一个香港人,而且成为了一个在香港好像很有名也很有钱的人。她只有在很短的时间在香港,就是成为巨富了,然后投资陕西。所以在最近这个陕西的事情中间,刘娟成了一个比较有名的女性。人们又发现,她现在还是是广西的政协委员,以前好像还担任过陕西政协委员。

所以,这个刘娟,这个刘娟在这个事情中间扮演的角色,现在只是在媒体上刚刚露出了一点点,更深的事情还没有挖出来。但是呢,是她跟赵乐秦的关系使她到广西成为了政协委员么?还是没有什么关系呢?在赵乐秦的发迹中很重要的地方——商洛,是这一次陕西事件中间的一个关注点。

“官官相护”还是“官官相煎”?

昨天在节目中间,我讲到了有几个领导同志,陕西的领导同志被带走了,我说带走了不一定是被抓,也有可能问问话就回去了。比如说现在的商洛市委书记陈俊,我昨天讲了,她就马上就回去了,而且她回去了以后,主持现在的会议揭露赵正永,揭露这个“两面人”赵正永。另外一个叫翟四虎,那是和赵正永与陈国强他们一串的人物。翟四虎,现在网友也说,还在陕西开会呢。

现在大家就有点糊里糊涂了:谁被抓,谁不被抓,谁被抓了以后又被放出来了,大家都在有各种各样的版本。有时候要调查情况,把某一个领导同志叫去问一下,或者是怎么怎么样,有可能又随时放出来,有时候是几个小时,有时候是24个小时,有时候是几天,有时候是几个月,甚至有时候呢,是先让你回去,把工作处理好,你回头再来——一边工作,一边接受调查。有的人,可能先放了,过一段时间,再弄进去。总之,商洛是一个重灾区。这个重灾区有多大的程度上跟陈俊,跟赵乐秦有关系?现在不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跟魏民洲有关系。魏民洲,已经判了无期徒刑了,但是,他在商洛的这种关节啊,尤其是各种各样的关系呀,根本没有完全清理。是不是完全清理,最终能清理到什么程度?都不知道。

西安其实也没法清理。现在又公布了一些名单出来,那些名字都蛮有意思的,和红星,党田生,……,环保局,城管局,这些局长都是一些区级干部,小萝卜头。但是,还有一个名字叫钱引安,这个名字也很好听——钱引安,用钱引到西安来,建设新长安。他是陕西省委三任大管家之一。

魏民洲从商洛市委书记,慢慢升到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他去人大之后是刘小燕。刘小燕以后就是钱引安。他在西安工作很长时间,跟目前的腐败密不可分。他在十一月份吧,也就是一两个月以前,已经被抓进去了。

还有一些人物,最近几天上蹿下跳,急得要命。这个时候的陕西官场,有的人不知道应该怎么表态是好,但是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可以趁此机会一泄自己的愤怒。虽然自己可能也要承担某一种责任,但这个时候更重要的是泄愤——检讨自己是假,报一箭之仇是真。

像刘小燕,她本来是赵正永大管家,从财政厅长爬升到了省委秘书长,又是女性,本来是个政治新星。她后来没有升上去,只到了省人大当副主任,她认为赵正永成了她的拦路虎,没有重用她。

所以,赵正永这个事情出来以后,甚至出来之前,揭露所谓当时的省委领导“不认真办事”,其中主要的揭露者就是刘小燕。刘小燕和刚才讲的刘娟,有没有什么关系?不知道。但是,刘小燕揭露赵正永,在陕西引起很大的议论。

另外,主要揭露魏民洲问题的人叫董军。董军是西安市市长,他是一个西安的老书记的儿子,老书记叫董继昌,跟赵喜民一样的,都已经去世了。董继昌担任过陕西省委的副书记,西安市委书记。这位老同志,对西安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政治布局,后来把自己的孩子布成了西安市长。

但是,没想到董军跟魏民洲两个人打起来了,再加上魏民洲的孩子一起介入,事情被搞得很复杂。但是,魏民洲进去了以后,董军自己也灰溜溜地,不担任西安政协主席了,但是他仍然感觉到很爽。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进去。所以,表面上是检讨,实际上意气风发。

对于西安的官场来讲,这一场新事变。比那个老蒋,张学良时候那个时候的事变对西安本身的官场震动要大很多。大家都还在猜,从我们陕西出去的人,下一个是谁?下一个是谁啊?!

从今分两地,可否保平安?

袁纯清,本来北京是想搞他的。他跟魏民洲都被认为是团派的。魏民洲也在陕西团省委好像当过副书记还是书记。袁纯清会不会是下一个老虎?其实,赵乐际也有团派背景。现在赵正永下去了,娄勤俭是不是也要下去?

但是,你看一看侠客岛还是哪个岛的文章。他批评这个“两面人”赵正永,说他当省长的时候就不主动把情况给省委书记报告。因为当时省委书记是赵乐际,所以给人的感觉,要把赵正永和赵乐际有所切割。同时又接了另外一句话,说这个赵正永当了省委书记以后,什么事情都不跟省长沟通。这好像又是跟娄勤俭撇清关系,保护一下娄勤俭。

从目前看起来,娄勤俭和赵乐际似乎都没什么事儿,至少是在短期之内跟赵正永切割开来了。但是跟袁纯清呢?现在没有和赵正永切割?还有一些其他人,比如我当然早几天讲到了,现在有一个吉林省的省长景俊海。他在这个事情中间,有没有什么关联?现在有没有被提及?

当然,西安的人所议论的,还有一个人,叫王东峰。一般中国人对这个名字也不熟悉。王东峰跟董军很熟。为什么跟董军很熟呢?董军的爸爸董继昌当西安的市委书记的时候,王东峰在西安市委当秘书,是老书记的一个秘书。王东峰后来慢慢只能升上一个国家工商局的副局长,并且在这个副局长位置上一待就是九年。后来,而且不给他真正的实权,只是让他去中纪委,当一个中纪委委员。但是没有想到,赵乐际成了中组部部长。王东峰一下子身份就完全不同了。

王东峰先是在黄兴国出事的时候到天津当了代理市长,后来成为市长。现在,十九大又成为中央委员、河北省委书记。所以,最近几天习近平在河北、北京和天津视察,其中,在河北的主要的陪同人员,就是王东峰。人家是河北省委书记。

所以人家说,你去看一看,别看习近平的周围,他用了很多人,但是从整个的权力系统来讲,还有不少人未必是他自己的人。这一次的京津冀协作区弄了好几年。这一次,似乎要习近平出来最后拍板,进一步把这个事情作为一个大事情来抓。

“旧派系”已成云烟,投入“千年大计”是时务

除了王东峰,陪同习近平的还有天津市委的领导——拍马屁非常有名的李鸿忠,还有从重庆调过去的张国清。当然,还有国务院主管这个工作的韩正。韩正应该是京津冀这个协作区的领导小组的组长。但是,还有一个人久违了,叫徐匡迪。徐匡迪是这个协作组的专家组的组长。徐匡迪原来当过全国政协副主席,那当然是挂名的,没什么意思。之前还担任过工程院院长,最主要的是,他是上海市市长,能力很强。我还见过他,那个时候就没有头发了,现在是不是头发更少了,不知道。

那个时候,徐匡迪、沙麟、黄菊等一票人到纽约的新港来谈跟上海港口的合作的问题。那个时候徐匡迪好像还是副市长吧?后来被认为是一位朱镕基式的学者式人物,很有一套。但是,他跟黄菊还是跟谁,关系闹得很僵,后来就把他突然挤走了,到了中国工程院当了院长,等于就是离开了政治。没有想到,这一次又把他用了起来,从政协副主席任上下来,竟还能担任这么一个角色。韩正是组长,徐匡迪是专家组组长,这就是跟着习近平出去视察的最主要的几个人物。

也许新华社的报道里面就应该会点到徐匡迪,更会提到韩正。所以,现在京津冀的这个协作区主要是“上海人”韩正和徐匡迪帮着在设计。这样就等于要把京津冀从原来一个政治性的区域慢慢慢慢演化和扩大成为一个大经济的协作区。

中国就喜欢“大”的。在中国人批评起来,“大”是“假大空”中的一个毛病。但是呢,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间,在全球的竞争和合作过程中间,这个大真有大的好处——因为体积大,那么在国际上占有市场,在国际上进行运作和竞争,它就有特别的能量。所以,看海外的媒体,就觉得中国现在是四面楚歌。但是,你要到国内去了解他们做的各种事情,你会发现,在中国能够动用的资源还很多。

刚才提到的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他离开很久了,跟现在的西安的这些事情能有什么瓜葛呢?谈不上。但是,他是陕西人的一个话题。真正要把这个事情追究下去的话,可能王东峰这样的人仕途上也就停止了。但是呢,现在赵乐际这个事情,娄勤俭这个事情,现在,暂时和“陕西帮”都是一种“撇清”的状况。现在拿下的一个老虎应该是谁呢?我不知道在过去《点点今天事》里有没有点到过这个名字。

但没关系。《点点今天事》每天都有,谢谢大家。

结语

“其实人生也是这样的:很多事情,你做好了准备,你从小有一个志愿,你有一个初心,到了后来你发现,根本就不是像你最开始预期的那样。有些事情你小时候根本就没那么想,或者你想的是一回事,而结果它慢慢给你实现了另一回事。人生有时候就是有很多的意外,有很多的不可确定的因素。

赵喜民在西安的时候,因为支边没有到北京,反而去了青海。没有想到在青海这一段的媒体经验和社会关系使他的儿子有了机会在青海发展起来。发展成什么呢?发展到42岁的时候就成为了青海省的省长,是当时候中国最年轻的省长。这就是今天的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

这个时候的陕西官场,有的人不知道应该怎么表态是好,但是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可以趁此机会一泄自己的愤怒。虽然自己可能也要承担某一种责任,但这个时候更重要的是泄愤——检讨自己是假,报一箭之仇是真;表面上是检讨,实际上意气风发。

但是,你看一看侠客岛还是哪个岛的文章。他批评这个“两面人”赵正永,说他当省长的时候就不主动把情况给省委书记报告。因为当时省委书记是赵乐际,所以给人的感觉,要把赵正永和赵乐际有所切割。同时又接了另外一句话,说这个赵正永当了省委书记以后,什么事情都不跟省长沟通。这好像又是跟娄勤俭撇清关系,保护一下娄勤俭。好像从目前看起来,娄勤俭和赵乐际似乎都没什么事儿,至少是在短期之内跟赵正永切割开来了。

也许新华社的报道里面就应该会点到徐匡迪,更会提到韩正。所以,现在京津冀的这个协作区主要是‘上海人’韩正和徐匡迪帮着在设计。这样就等于要把京津冀从原来一个政治性的区域慢慢慢慢演化和扩大成为一个大经济的协作区。”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2019年的危局与习近平的围局;赵乐际的未定之天,与赵正永正同抓的官员们;新清华帮和新温洲人,胡和平与徐令义(20190117)



点点今天事 | 何频:赵乐际难堪,习近平会对自己人下手?陕西两大案烧及大票高官;这个月中美都在出大事(20190110)



点点今天事 | 何频:赵正永背后和关联者;谁有力量让习近平三次批示?赵乐际是亮剑还是中箭?(20190115)



明镜人物|破解陕西政坛弊案的关键人:“神秘打字员”刘娟(20190117)



天下看北京 | 邓聿文 梁峻:习近平千年大计要成真;赵正永被查强化一尊;中加生意命来换(20190117 第34期)



新闻时时报 | 陕西副省陈国强被查,明镜电视正披露更多官员互揭(20190118)



明镜之声|权倾一世的习近平何以为陕西头疼?缅北萌发反中情绪;西方已逐渐意识到中共的本质;专家驳斥《南华早报》指称纽约市警局使用中国监控技术报导(20190118-2)



中国新闻|刘鹤访美前夕大让步!北京审外商法还进口美国鸡肉;中国驻加大使开呛渥太华;美国:不排除派航母行经台海;堂堂“习皇帝”为何跟区区赵正永过不去?(201901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