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退出舞台时,习近平多大压力,经济数据怎么真

异议人士受人尊重,在压制不同声音的专制国家里尤为珍贵。但他们对政治、经济的分析未必绝对正确。

导语

  • 异议人士受人尊重,在压制不同声音的专制国家里尤为珍贵。但他们对政治、经济的分析未必绝对正确。

  • 有中国人大教授说:中国经济数据大规模造假。这点大家认同。他说中国去年实际经济增长只有百分之一点几。该说法引起关注,但数据采样、统计方法是否值得商榷?

  • “克强指数”基于用电、铁路运输、贷款发放三要素,比各级政府层层上报的指数更可靠。 美联储经济学家根据卫星探测到的夜间光强数据,推算夜间消费活动情况,以客观反映低质量数据国家的实际经济增长水平。根据他们推算的累计数据,中国经济状况既低于官方注水数据,又没有异见人士说的那么悲观。

  • 近期北京大学教授发文劝告中共体面退出历史舞台。中共不是人民选择的政权。从这个角度看,中共退出历史舞台理所应当。但从现状看,中国由十几亿人、不同阶层组成。

  • 体制内部对习近平修宪有很多怀疑非议。但这种不满如何演变成现实压力?目前看不到。各种群体事件、维权活动也没有对体制造成根本性推动作用。党外压力无法根本挑战。党内不同声音无法被发出,且党内势力是过去三四十年最大得利者。他们无法放弃既得利益挑战习近平。

  • 腐败是中共统治唯一动力,也打磨掉了体制内官员的良知。绝大多数人乐在其中。 民间与党内力量都不足,国际社会呢?西方国家关注民主、人权、政治转型问题。但中国经济力量崛起使得不少国家放弃对中国人权等问题的追究。

  • 目前没有强有力力量促使中国共产党良性转型或内部分裂。长远看,民主化是唯一出路。通过利益腐蚀掩藏的矛盾总有一天会爆发。民主政治虽然出了不少问题,但美国政治在法治轨道运行,整体看对释放政治压力起良好作用。

  • 促使体制变革的因素在累积。中国经济出现衰退,但到了什么程度还需更多证据才能准确掌握。把抱怨与不满情绪转化成反抗力量还需酝酿。国际社会感受到的中国威胁还未让民主国家走到一起形成结盟。但我们期待戏剧化的结果出现,希望民主早日来临。

引言:如何对待专制国家中的异议声音

大家好,在政治专制的国家,异议人士是受人尊重的,因为在那样一种恶劣环境里面,他们发出不同的声音,不在于他们的声音是正确准确,也不在于是不是符合事实,而在于一个健康的社会,一个正常的社会需要有不同的声音。

但是,对于研究政治,分析政局的人来讲,可能事情就不是简单地去支持政治反对派。一个压制不同声音的国家里面,往往那一些勇敢的学者,那些勇敢的人士所发出的不同声音,也会受到特别的关注,因为人们对官方所发出的声音,往往是采取不信任的态度。但是,我们一方面应该对发出不同声音的人表示敬意,但是如果你要比较真实地接近政治发展的本身状况,那怎么去理性地分析这些不同的声音,而不能因为他们的勇敢而被迷惑了眼睛,或者是受到其中的蛊惑,去觉得经济和政治的情况真就是那么回事?最近有几位中国的学者,他们的言论在中国被打压,一位是经济学者,好像另外一位是政治学者,都是北京的名校。

中国经济已经负增长?

这位经济学者说,中国的经济数据被大量地注水。这一点大家都认同。为了争取升官,为了讨好上司,为了很多的其它目的,中国的数据从来是不可信的。所以,现在这一种中国经济衰退情况之下,中国官方所宣布的经济增长仍然达到百分之六点几,外界是普遍怀疑的。

但是这位经济学家说,中国的经济因为大量的注水,大量的造假,那么实际上的经济增长大概是百分之一点几,甚至是负增长。因为这些言论来自受人尊敬的专业经济学家,所以很多人开始引用这些数据,而且这些言论也引起广泛的关注。这个对于专制社会或者是官方所发出的声音而言,当然是很好的另外一个角度。但是,还有更科学的或者更加专业的独立的数据显示出来,可能它的采样或者是结果既不同于官方的,也不同于某一些要发出不同声音的经济学家的。

其实中国的官方,也有一个不同的统计方式,也就是不采取各个部门,各个层级政府上报的数字。大家非常清楚明白的就是有一个“克强指数”。克强指数是基于三个主要的要素,一个是贷款发放量,第二个是货运量,第三个最主要的就是用电量,这都是一些比较硬性的指标。虽然这些指标未必精确地反映经济活动本身,但是这几个指标,确实比各级政府上报的数字要更加接近事实。除了克强指数,在美国,在其它世界上一些独立的经济研究机构,或者是一些银行系统,投资公司,他们也有一些他们的数据统计方式。比如,在美国的联储银行,有几位经济学家,他们就根据卫星所侦查到的光源的状况,也就是夜间的光明的程度来看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因为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我们都知道,有了电以后,人类有了一个拉长了人类活动的时间,由于是夜间工作的时间是比较精确的能够反映到一个经济的活跃程度,那么这样一个卫星,它最开始是军用卫星,空军的卫星,每天环绕地球14次。通过这样一种数据,对一些没有精确的GDP增长可信赖的数据的国家,通过光明的状况来捕捉到实质性的经济的增长。他们当然有非常复杂的数据图,那不是我一下子能够讲清楚的。根据它数据图长期累积的变化,进行简单的推理,去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当然不是官方所讲的百分之六点几,但是也绝对不是异议的,愿意勇敢地发出不同声音的经济学教授所讲的百分之一点几甚至是负增长。

这样一个数字,固然我们还有可比性,毕竟我们讨论的是中国的经济问题。我对中国的经济问题,我反复强调的一点,我是一个外行。但是呢,我只是说,在讨论中国政治发展的时候,这种经济指数的一种实质性的程度,对我们把握中国政治的变化,中国经济的变化,是有一些基本上的指标。但是对政治学来讲,政治发展变化来讲,就不像经济学这样有数据了。

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赖着不走”?

早几天有一位北京大学的一位教授,我不知道是政治学还是历史学,应该是文科方面的一个教授吧,也发表了一篇很重要的文章,引起大家的关注和评论。昨天我也就此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这篇文章是劝告中共比较体面地退出历史舞台。这样一篇文章,首先我毫无疑问是同意的。这个没有问题,中共已经在中国搞了这么多年,不管是好和坏,都没有给予人们一个选择的机会,这个不符合现代政治文明基本上一个特征。民众要有公开的自由的不受任何其它压力影响的,一种独立地选择政党,或者是政府的权力。中国共产党不管怎么样,它所谓的历史选择人民,这纯粹是它自己的一个政治宣传的虚构。就算是过去人民选择了它,它在国共战争中间取得了胜利,取得了胜利以后从来没有让人民真正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愿意选择共产党?还是愿意选择其它的民主党派?还是愿意选择其它的独立人士?都没有过这样一种机会。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这位政治学者他讲的观点,让中共体面地退出历史舞台,这种说法令人尊重,也是令人给予支持的。

但是这样一种理想的状况和应该的状况和中国的政治现实相差有多遥远呢?那我们就要看,今天的习近平,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今天的中国政府,他们在执政的很多方面,遭到了很多宪政者、人权人士及政治的不同群体的严厉的批评指责。我基本上都同意他们的这些批评和指责。但是,中国是由十几亿人口组成的一个国家,中国的各个阶层,具有敏锐的政治感觉的,具有人权和先进文明意识的人,他们在中国占有多大的比例呢?中共的体制内部,现在对习近平修改宪法,变成无限期的任期制,当然是有很多非议。很多人心里面怀疑。

但是,这种怀疑和非议怎么演变成为一种现实政治的压力,最终迫使习近平放弃去修改宪法呢?很显然是看不到这种压力的。那从民众的反抗程度看,如果我们去看看很多的民众不断地抗议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多的群体事件,从拆迁到工人的下岗,到现在的老兵维权,再到各个阶层的维权,最终对中共的这个体制没有造成根本性的一种推动作用呢?从政治现实来看,很显然,党外的压力在过去几十年中间,不是突然之间出现的,是一直在出现,但始终对体制没有产生一种根本性的挑战。

党内的不同声音,是人的地方,就是有不同的声音,只是说这种声音有没有机会表达出来。在某一种政治生态之下,它们可能被打压,从而发不出不同的声音出来。更何况,这些所谓的党内的官员,党内的高级干部或者元老家族,他们都是在过去三四十年的这场变革中间,他们是最大的得益者。这种得益往往是通过非法的,不公开的或者是特权的手段获取的财富,获取到的他们的暴利。那么,他们虽然不满习近平的某一些做法或说法,但是他们没有几个人愿意放弃自己的得益,或者是面临被调查的危险去反对习近平。

这种政治生态和邓小平时候有非常大的不同,甚至跟毛泽东的时候也有非常大的不同。腐败成为中共统治中国的唯一的动力,它既然是唯一的动力基础,那腐败也腐蚀了每一位高级干部的心灵,打磨掉了他们内心中的残存的一些良知。在中共的高级干部中间,几乎无一例外地生活在一个腐败的环境中间。不要说他们行贿受贿,就靠他们自己本身所享受到的那一种特殊的待遇、特权、特别的医疗、住房与其它的特殊生活方式,没有几个人敢放弃,甚至绝大多数的人都乐在其中,享受在其中。所以,我就说,在中国的体制的内部,无论是民间的力量,党内的力量,现在都看不到强有力的,对习近平或者是中共这个政权有挑战的力量。

国际社会,往往在很多的国家人权出现问题,政治上不民主的时候,西方国家都扮演了良心的角色——关心一些人权问题严重的国家的状况。他们当然也曾经关心过中国的人权,关心过中国政治的转型,但最近几十年来,恰恰是中国的经济力量的崛起,使很多的西方国家都放弃了对中国人权的要求。因为,他们在中国的人权问题方面进行要求的话,中共就可能由此来降低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合作或经济援助。

所以,我昨天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无论是在国内和国际上,现在虽然有非常多的不满与愤怒,但是,要从现实的角度来讲,看不到有强有力的力量在迫使习近平走向政治的变革,也看不到强有力的力量促使中国共产党会良心转型,或者是他们内部分裂。从腐败的角度来讲,他们已经完全成为了腐败的整体。

但是,我们当然知道,从长远来讲,中国唯一的一条政治文明化的出路,就是走向民主化。如果不走向民主化,它所积累的问题哪怕是一时通过利益把人们腐蚀,通过政权的手段把人们压抑和打压,但由于它始终的政治公平的规则由于缺乏政治民主化建立不起来。所以,它总有一天会爆发,这跟西方国家就有很大的不同。

我们看到了台湾政治民主转型中间的内耗,但是,这样一种内耗,就算是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大家有争吵,甚至是出现某一种不稳定,但是它总是通过不断地选举过程中间来进行调适。每一次选举中间,大家争得头破血流,但选举一结束,彼此承认。这样一种选举的规则,输家也会很有尊严地去祝贺赢家。这样一种转型,它就使很多政治压力不会形成爆破般地影响。同样,虽然美国的民主现在出了不少问题,美国的自由的品质也出了不少的问题,美国的总统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与批评,但是美国的政治仍然是在法治的一种轨道上运行——自由和民主虽然有所伤害,但是从整体来讲,它仍然在对政治的压力在起某一种释放性的作用。所以,西方和中国现在的问题是本质上完全不同的问题。

但是,我要强调的是,从现在来看,促使中共这样一种体制的变革的因素,确实在累积之中。积累到最终拖垮这个政权还需要一些时间。比如说,经济的崩溃,通货的膨胀,人们生活的贫困是造成政权产生变化的一个条件。中国的经济现在已经出现了衰退,但是,这种衰退的程度,是不是到了一种完全恐怖的程度?这就需要我们准确去掌握它。民意的不满,民心的浮动,确实是已经出现,并且在不断的培养和酝酿之中,但是,它有没有形成一种强有力的力量,把那种抱怨和不满,变成一种反抗,一种不合作,甚至是一种政变?我觉得还没有形成。

国际的力量已经看到了中共这样一种经济的发展,这样一种不讲究人权,一种武力扩张的姿态,使国际社会已经感觉到了安全的威胁。但是,这样一种对国际的威胁,有没有上升到让国际社会联手到一起来对付中共的这样一种不安定力量的成长?我觉得还很遥远。所以,我说,中共要退出历史舞台,这当然是应该的,但是仍然是非常遥远。我们的观众或者是我们的网友,甚至包括我在内,总是期待着一种戏剧化的结果的出现,希望那个日子早一点来临。

好,谢谢大家。

结语

“这些异议对于专制社会或者是官方所发出的声音而言,当然是很好的另外一个角度。但是,还有更科学的或者更加专业的独立的数据显示出来,可能它的采样或者是结果既不同于官方的,也不同于某一些要发出不同声音的经济学家的。

去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当然不是官方所讲的百分之六点几,但是也绝对不是异议的,愿意勇敢地发出不同声音的经济学教授所讲的百分之一点几甚至是负增长。

这篇文章是劝告中共比较体面地退出历史舞台。这样一篇文章,首先我毫无疑问是同意的。这个没有问题,中共已经在中国搞了这么多年,不管是好和坏,都没有给予人们一个选择的机会,这个不符合现代政治文明基本上一个特征。中国共产党不管怎么样,它所谓的历史选择人民,这纯粹是它自己的一个政治宣传的虚构。就算国共战争中间取得了胜利,取得了胜利以后从来没有让人民真正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愿意选择共产党?还是愿意选择其它的民主党派?还是愿意选择其它的独立人士?都没有过这样一种机会。

我要强调的是,从现在来看,促使中共这样一种体制的变革的因素,确实在累积之中。积累到最终拖垮这个政权还需要一些时间。民意的不满,民心的浮动,确实是已经出现,并且在不断的培养和酝酿之中,但是,它有没有形成一种强有力的力量,把那种抱怨和不满,变成一种反抗,一种不合作,甚至是一种政变?我觉得还没有形成。”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明镜编辑部 | 程晓农 陈小平:中国经济长期下滑无法阻拦,零增长可能就是经济新常态?(20190103 第360期)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地方出现了异声?习近平将权力关进黑箱变成了双核心;媒体咬住不放,川普放纵权力却在防止贸易战真发生(20181228)



点点今天事 | 何频:习近平2019年权力崩溃?他真是你说的那么傻?(20181226)



点点今天事 | 何频:习近平真想终身独裁不用修宪,政治大动作随之会来(20180227)



明镜书刊 | 习近平修宪不是个人行为,中国从未有希望走向民主(20180407)



明镜连线 | 党内谁来逼,四中全会真难产?习近平用军事平衡美国(20190104)



明镜之声|北大教授郑也夫:建议中共体面退场,符合中国人民利益;习近平对台讲话是否弄巧成拙?又一次误判?四中全会一直拖延,习近平党内难摆平?



全球新闻连报|学者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蔡英文:不要再讲九二共识;川普对美中谈判有信心;香港保钓人士被捕;刘少奇三子病逝(20190105-2)


订阅和联系方式

激赏明镜: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镜火拍:https://www.youtube.com/c/mingjinghuopai
明镜火拍网:http://www.mingjinglive.com
明镜火拍Twitter:https://twitter.com/MingjingLive
明镜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点点今天事》》 主讲人 何频:https://twitter.com/nyh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