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年轻人正在给习近平提供选择

就在做这个《点点今天事》的时候,香港的年轻学生还在街上抗议。我跟很多的香港朋友一样,对香港的未来感觉到很茫然。之所以茫然,是因为看不到一个清晰的方向,看不到一个清晰的未来。是因为一切的命运可能是由这些年轻的孩子来决定的,也可能是由北京的某几位领导人所决定的。在这种博弈的过程中间,谁最终能够控制一切真的很难说。

香港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个样子,其实大家已经焦虑了很长时间,大家已经茫然了很长时间。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一国两制政治设计,本来的出发点就是承认香港的自由法治繁荣超过了内地的体制,对这种体制的尊重是一国两制的根由。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内地的人越来越感觉到香港没什么了不起。

几年前,我在欧洲的一个小城的博物馆门口,看到了几位穿西装的来自中国内地的游客。他们一边抽着烟,一边用着非常鄙视的口气讲,这种小城这么有名,其实还比不上我们中国的一个小县城。是的,如果从人流的程度而言,从新起的建筑而言,从商业气氛而言,从人们对财富追求的热情而言,欧洲的懒懒散散的小镇可能确实比不上中国的一个县城。但是,这个小镇所蕴藏的历史的信息符号,流传下来的文化价值,和中国的水泥板或者是水泥森林是两个不同的表现。

现在的中国人非常自豪于他们的水泥森林,所以他们到纽约曼哈顿的时候,也是用同样鄙视的口气来讲曼哈顿的破旧。只是他们不知道,世界上很多现代化城市的建设,很多现代化城市所遇到的问题,一些最新的系统是在纽约曼哈顿出现;有一些灾难正是因为在曼哈顿出现,才形成后来的现代化都市建设的基本思路。曼哈顿几乎是工业化城市的一个象征,世界各地的城市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曼哈顿的拷贝。

当我乘坐曼哈顿那个又脏又破的地铁里的时候,经常感慨很多很多年以前,那些冒着风险人们在这个城市的地下偷偷摸摸挖掘地铁隧道的情景。对拥有水泥森林的现代人而言,对历史的无所畏惧,对别人的不在话下,这是今天香港一国两制的另外一个悲剧性的原因。改革开放不但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形态,也使一批人变得非常狂妄自大,他们可以轻而易举鄙视世界上的很多城市,包括鄙视这样一座他曾经非常向往非常尊敬的香港。

我早几天看到的一篇报导甚至说,香港已经对中国内地没什么帮助了,只是中国内地的一个包袱。在现在这样一个讲什么话都可以的时代,这种狂妄自大的语言不要说只是出现在个别人的文字中,实际上出现在每个人的心间,他们认为香港真的没什么了不起。

事实上,香港不但是中国最自由的城市,最具有法治的城市,就是在全世界,它的自由指数和法治的程度都是顶尖的,而它在金融上的地位仅仅次于伦敦和纽约。亚洲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像香港这样国际化,自由化,法制化,这样的具有世界级的金融地位。长期的法治和自由的薰陶,使香港人有法治意识,人权意识。在这个地方实行民主选举,不会出现根本性的冲突——没有族裔的冲突,没有宗教的冲突,没有土地的冲突,这个地方是能够实行民主最好的地方。

如果中国大陆是一个民主的体制,这一切就好办多了,它也许只是中国一个有点特殊的地方,那样它的冲突就大大减弱了。但是正是因为中国大陆不但是专制的,而且这些年的经济力量使它的专制变得更加理所当然。在这种情况之下,对香港的侵蚀,对香港的无所顾忌,对香港的鄙视,一步一步侵蚀香港的自由法治,甚至它的民主基础。

如果真的是像一些内地人所讲的,香港变成了一个包袱,那能不能请你把这个包袱放下来?香港仍然是中国的一部分,没有问题。港独只是一些年轻人的气愤,一时要成为主流还遥远的很。香港的水,香港的吃的,香港的很多物资完全控制在中国大陆手中,它基本上不可能有完全隔离中国大陆的本钱。那你就能不能把这个包袱、这个麻烦让香港人自己来处理?就像早几天我在一个节目中所讲的,把麻烦交还给香港人,让香港人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来确定谁是他们的行政长官。外交已经掌握在中国北京手中,军队驻军掌握在解放军手中,香港人能做的事情就是在这样一个刺刀之下,这样一个外交控制之下进行的自治的选举。以中共这些年在香港布置的各种力量,香港要完全一边倒的由民主派,或者是自由派控制香港的一切几乎不可能。香港一定是一个有各种政治派系、各种利益集团,他们在立法会,他们在媒体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发声的地方,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利益代表——这也是香港《基本法》、《中英联合声明》当时所指引的一个方向。

现在中国大陆非得要把这个麻烦放在自己身上,又把别人当成一个包袱,然后又鄙视别人,然后又不让人家进行自由的选举,不让香港自治来自我承担责任。中国大陆现有的体制,即算是它在香港找到一些代理人,也没办法跟这样一批已经受了自由法治薰陶的香港人融合在一起——是有一些人会为了利益而屈服,是有一些人愿意放弃自由,但是绝大多数的香港人,法治和自由的精神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血液,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基因。香港的麻烦,只要中国大陆不放手,香港的麻烦就永远会存在,无休无止的存在。

未来这些天对香港的命运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如果习近平或者是其他的掌权者能够看到香港这样的民意,而顺从这种民意,由民意本身在香港的政治变化中间发挥作用——香港现有的立法会很成熟,香港现在的行政运作系统很成熟,香港现在的法治系统很成。只要赋予他们自由的权利,选举就会在香港进行。即算是有一些混乱,但是因为它有立法机构,有行政运作的高素质的公务员队伍,有法治作为底线——香港是走向现代化走向民主化走向文明化最好的地方。

习近平有这么一个选择的机会,而这个机会也预示着他未来愿不愿意让中国走向文明化的根本标志。假如他不愿意这样,而是在大阪峰会结束之后,他腾出手来,用极端和残酷的手段收拾香港。我相信香港民众的反抗毕竟面对暴力机器的时候是没办法那么强硬的,即算是有香港人愿意牺牲生命。最终能够达到什么程度,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是很忧伤的。

习近平即算是有能力把这个城市用铁腕控制住,铁腕下所控制的城市,永远是这个城市的悲剧,永远是这个城市的伤痛。更重要的是,这个城市的和解永远没有希望。香港不仅是中国的香港,它也是亚洲的香港,也是各种人类文明融合的一个最好的典范——它跟纽约的曼哈顿一样,融合了全世界这么多种族的人,这么多宗教信仰的人,但是人们仍然是如此和谐的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纽约曼哈顿是这样,香港也是这样。甚至香港作为一个现代化城市的品质,它在某一些方面并不亚于曼哈顿。因为它学习了曼哈顿,它比曼哈顿可能得到了更好的进化。

所以,是强硬的粉碎控制这个城市,还是让这个城市在自由和法治的轨道之上迎来它文明的新生——香港民众未来的抗争,他们抗争的方式,可能会给我们提供答案;同时,北京中南海的领导人也可以给我们提供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