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不惜一战非常危险,川普这个做法很聪明!川普习近平不能确定加税引发的连锁反应;在六月峰会前的压力:避免更大的贸易战

即使是加征了2000亿的关税,川普总统仍然是谨慎的,所以才有三到四个星期的期限安排,以巧妙地换取达成协议或其它方案的机会。美方代表虽然没有明确承诺,但是前往北京是无法避免的。 川普最终的目标是否要改变中国结构?不好说,但他要避免中美关系恶化伤害到美国经济,更是要让美国经济更强劲,所以他有与习近平达成协议的强烈意愿。 如果习近平以此来拒绝川普的漫天要价,也许是有道理,但不惜一战而拒绝川普的合理要求,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不只是几千亿关税的问题,而是不能确定的连锁反应。

冷战后结构冲突

最近几天,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彼此问的都是对中美贸易战的看法。有一些人还是蛮糊涂的,或者说他们接收的就是错误的信息,或者说被一些单薄的观点误导。不过呢,坚持长期看明镜的节目,包括看陈小平的访问、《今天大新闻》、《点点今天事》的观众好像比较清晰一些。因为明镜一方面是尽可能提供各种观点各种角度的报导和分析,尽量让网友在这些不同的消息、不同的观点中间来作出自己比较理性的判断。而有一些媒体只是提供一些它们的角度,有一些评论家也是这样,而明镜是尽可能呈现多种层次、多种角度。

明镜有一些观点大体上还是被印证是比较准确,不要说别的学者,就是像《点点今天事》,虽然还是比较浅薄,或者说还是有一些事情把握得不是那么精准,但是,对中美贸易战所确定的基本上的框架或者是原则,或者是基本上的态势,从一开始《点点今天事》就强调了这是一场持久战,这是一场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之战。这个观点最近已经被西方媒体或者是绝大多数的学者、评论家、经济学家所接受,包括昨天的《新华社》也用了「边打边谈」,而且是一种常态。这个也就是打打停停、停停打打、持久战的新华社版。

我之所以做出这么一个判断,是因为我认为中美贸易的这种谈判不是孤立的、单一的某个项目的商业行为,而是涉及到中美之间的结构性问题,也涉及到今天世界的产业链和它的商业生态问题。冷战之后重新建立的这种世界关系远远没有确定——不要说中美之间,就是在美国和日本之间,美国和加拿大和墨西哥、美国和欧洲西方的内部,都未必建立了比较稳定的经济的关系。何况中国是一个急速发展的国家,很多国际规范甚至它自己的市场规范都远远没有建立起来,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遵守。所以,跟这样一个国家打交道,对美国人来讲是很艰难的一个事情。这是世界上占有40%的国内生产总值的两个巨大经济体,让他们达成一种永久性的贸易合作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

冷战之后的这种国际关系不可能像传统上的冷战关系,更难以像有人比较煽动地讲会走向热战关系,这都是几乎不可能的。对中美的经贸关系和其它关系虽然有擦枪走火,虽然有彼此的误判,虽然有各自的盲目自信和过度霸道,但是要他们完全失控,走向冷战甚至走向热战是不可思议的。

川普的克制和中共的承压

就中美贸易这样一种冲突,什么叫打,什么叫停,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停——这个里面就已经包含了或隐含了两国各自的一些底线,两国各自的一些技巧,也包括两国之间的理性和谨慎。因为不单单是两千亿的关税问题,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实施的三千亿的关税的问题。就关税本身来讲,中国有没有承受力?你可以说有,对于一个为了政权不惜一切的中共来讲,多大的压力它都可以承受,因为维护它的政权是最关键的一个基础。但是,两千亿的关税的征收不仅是这两千亿的中国商品本身,不仅仅是对中美贸易之间产生了新的贸易关系的确定、价格的改变、运输的改变、报关的改变一系列的问题的结果,而在于所产生的相关的产业链和不相关的产业链所产生的全球产业链、全球商业生态的重新改写。这种改写,也许通过中美贸易这样一种冲突使新的生态重新建立得更加理性更加合理,但是怎么合理、理性、调整,对于很多企业家来讲都处于很不确定的因素。因为你不知道这两千亿的关税是长期化还是中美贸易在未来达成协议,找到一些新的替代的缓冲方案——不要征两千亿的税了,或者说不要征那么高了,或者说只征一部分。

三千亿的税什么时候启动?现在川普总统讲的只是为未来的决定做一些前期性的工作,包括他们自我的调研,把商品的类别公布出来让美国的民众来发表他们的意见和看法。这个时间还是比较长,不是几个星期之内就能够实施的。而且这次的两千亿提税,川普总统从时间上来讲也是考虑得比较巧妙,就是因为绝大多数的货物都要通过海运,从五月十号到美国的时间需要三到四个星期,那么给了这个缓冲期,实际上给了接下来中美双方的谈判在已有压力之下增加了达成协议的压力,或者是找到替代方案的压力,或者是找到缓冲方案的压力。

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六月初将在大阪见面,现在时间还有五六个星期,如果中美在谈判在这个时间内能够找到双方能够接近的共识,那么在大阪的时候,川普和习近平的峰会就有可能就重大的共识达成协议。所以从时间来讲,两千亿是不是真正实施,最终怎么实施,这个里面还存在着变数。

而相关的企业现在心里面也在打鼓,它们会怎么调整,而这些企业里面涉及到的它们和全球各地的关系,比如说原材料的采购,比如说相关产品的配套,甚至包括这些产品往其它地方销售的时候的价格的平衡。这一系列的相关产业的变化和影响实际上是要超过两千亿本身。对于川普和习近平来讲,或者是对于分析中美贸易关系来讲,如果你只是局限于两千亿本身的对全球经济的影响,那你就很有可能太单薄了。我很怀疑习近平主席和川普总统对这个两千亿所产生的波浪性的反应,在全球化的产业链这个过程中间会出现什么样的一个变化,这两位元首也是那么清晰。就算是他们各自有一些经济学家,各自有一些很聪明的幕僚,但战争一旦打响以后,很多的连带反应往往是超过预期。无论是哪一位我们在历史上所尊重的了不起的历史人物,他们在战争的过程中间创造了一些奇迹,或者是创造了他们最终的胜利。但是你去看看他们之前的对战争的判断,很少有人准确地预测到了一场战争。他可以在某个战域方面有准确的预测,但是一个战争后来所产生的后果能准确预测的很少。美国的国内战争当时的总统先生当时认为应该是很早就结束,结果怎么样?开始认为死亡的人数不是那么多,结果怎么样?那其它战争中的情况都是这样。所以美国现在也是在很谨慎地看待这个事情,一方面是给了缓冲时间,另一方面是给了谈判一些压力。

三大分歧只是借口

昨天刘鹤副总理所讲的那几点重大的分歧,是不是要全部取消要加征的关税,采购货物的尺度的问题,文本的平衡性问题。第一条取消全部加征关税,那就是你在一定的条件之下取消当然是可能的,那就看在什么条件之下,最终不仅使加征的关税撤销,最好是零税。当然,正是由于税务的不平衡才造成了今天全球化的最终的商业化不能达到这个理想情况,因为每个国家局限于每个国家自我的要求进行的税务的制度,是不有利于国际商业的真正的循环、真正的平衡、真正的全球化采购的数字的问题。毫无疑问地是川普狮子大开口——反正你中国有那么多钱,那你就多买我一些东西。中国虽然是很愿意买美国的东西,但它也是用钱、用它的市场、用它的购买力来收买欧洲、南美、东南亚其它国家。它在购买物资进口外国货物的时候也需要一个全球的商业平衡、全球安全的平衡。虽然这个采购的数字川普的胃口是比较大,但是我觉得也是算比较好办。因为川普现在就是要开出一些天文支票出来,有利于他对民众实现承诺,也有利于他的连任。这样的话,在一种什么期限之内、实际采购的数字,这个也是可以商量的。

这一次提出了一个新的词——刘鹤还是有文化,讲出来的词一般人都看不懂。什么叫「文本的平衡」?文本的平衡无非就是要给中共脸面,给中共所谓的主权维护。其实这个主权就是党权,比如说中共提出了互联网的主权,什么叫互联网的主权?就是为自己的防火墙提供一个理论上的借口。什么叫文本的平衡?就要是写出文字让中共感觉到自己签的不是马关条约,或者说让中共的相关法律的修订不是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其实,谁把中国的法律的修订当一回事儿?你以为那个法律的修订就比那个行政的法规建立就要难很多么?甚至有人还认为,你这个行政法律就是你的这种自我的对法律的解释的力量,其实还超过了全国人大那个文本的本身。当然这也是来自于中共的另外一种判例法,就是由领导干部来解释,或者是同中央的部委来解释某个法律法规。那建立某一个法律法规那不仅仅是一个文件么?你要让这个文件通过人大来通过那不也很容易么?那些人大的常委难道他们真的是民意代表么?利益代表么?不是的!它就是中共一体呀!它跟你的国务院有什么样的本质差别?所以,我觉得如果从刘鹤所呈现的这三个方面来讲,我觉得达成共识也不是那么难。

强人角力 大阪或可期

习近平通过这样一番表现,不惜毁掉中美贸易谈判也要维持这个尊严,甚至敢于承担这个失败的责任,那也意味着他也可以勇敢地往前走一步——这也就是专制者和集权者的一个好处,他就是既可以立即这样也可以立即那样。川普总统现在虽然不是一个集权的领袖,他要受到国会受到其它方面的舆论的监督。但是大体来讲,美国的总统的行政权力,尤其是对外方面的权力具有相当的独立性,相当大的权力的含金量。这样的话,在这个方面比较容易强强达成共识。当然我们知道,就算是达成阶段性的贸易的协议,或者是找到新的最终的贸易协议的签订,提出缓和中美贸易战的避免它的全面开战所提出来的缓冲方案或者是替代方案,都是可以预期的。避免全面开战其实是双方领导人他们的一个底线,因为真正全面开战就不是简单的两千亿或者是三千亿的加关税的问题,它会引起全球的产业链的改写,而全球的经济虽然现在还没有出现大的危机,但是实际上隐藏的问题其实是蛮严重的,实际上是在进一步恶化的边缘。

《点点今天事》已经做出了很多这样的预报,而且美国本身的经济,股票的持续的上涨有一个下行的空间,长期的牛市是有可能进入熊市。为了避免熊市,川普要尽可能地提供更多的利好消息来稳住股票市场,从而使他的一个「经济总统」的能量能够得到一个表现,有利于他的底气,也有利于他的连任。所以,川普他总是在模棱两可中间传递给大家一些信息,就是他非常担心股市和美国经济隐藏的问题在他的连任之前爆发。川普虽然好像很硬,但实际上他也在期待着跟习近平能够达成某一些共识——达不成贸易的文本协议,也要找到新的替代的方案;对于习近平来讲,虽然现在中国大陆有强有力的国内的消费市场,经济的结构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整比原来那么悲观的一个预期似乎好了一些,这也就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分析和预测中国的股市将会回升的原因。当时我遇到了很大的压力,遭到了网友几乎99%以上的批评,包括我的企业界、商界、经济学界的朋友,几乎都是批评或者怀疑我,甚至认为我只是一个门外汉的这么一个看法。但是大家已经看到了,今年现在已经呈现出来的股票市场是全球最好的一支。在半年之前,我的这种看法那简直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但是今天它实现了。

我今天要强调的是,中国的经济仍然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所建立的经济的这个调整远远没有完成,中美贸易一旦真正地开战,不仅仅是影响GDP的几个点数的问题,在影响全球的产业链变化的时候,对中国的产业链的摧毁也不是说完全遥不可及的。西方的一些企业就比以前更加急迫地需要把一些产业从中国转移,跟中国的这种贸易如果是持续的这么高的关税,那么美国的商业公司的采购的方向就有可能会产生变化。这还是比较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这种经济信心的打击和后一波或者后两波第三波第四波的反应回来的力量有多大,会改变多大,其实习近平应该是有所预期的,或者是有所准备的。如果你对这些事情是有所预期和有所准备,也就是说你跟川普总统一样,达成贸易协定或者是找到替代方案的冲动力或者压力就会增加。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还是认为中美贸易的关系就算是达不成贸易协定,那么替代的方案或者缓冲的方案有可能在习近平和川普在大阪见面的时候达成,或者说在之前达成——或者说可能性比较大吧,我也不能下这个最终的结论。

结语

“冷战之后重新建立的这种世界关系远远没有确定——不要说中美之间,就是在美国和日本之间,美国和加拿大和墨西哥、美国和欧洲西方的内部,都未必建立了比较稳定的经济的关系。何况中国是一个急速发展的国家,很多国际规范甚至它自己的市场规范都远远没有建立起来,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遵守。所以,跟这样一个国家打交道,对美国人来讲是很艰难的一个事情。这是世界上占有40%的国内生产总值的两个巨大经济体,让他们达成一种永久性的贸易合作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关税本身来讲,中国有没有承受力?你可以说有,对于一个为了政权不惜一切的中共来讲,多大的压力它都可以承受,因为维护它的政权是最关键的一个基础。但是,两千亿的关税的征收不仅是这两千亿的中国商品本身,而在于所产生的相关的产业链和不相关的产业链所产生的全球产业链、全球商业生态的重新改写。

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六月初将在大阪见面,现在时间还有五六个星期,如果中美在谈判在这个时间内能够找到双方能够接近的共识,那么在大阪的时候,川普和习近平的峰会就有可能就重大的共识达成协议。所以从时间来讲,两千亿是不是真正实施,最终怎么实施,这个里面还存在着变数。

习近平通过这样一番表现,不惜毁掉中美贸易谈判也要维持这个尊严,甚至敢于承担这个失败的责任,那也意味着他也可以勇敢地往前走一步——这也就是专制者和集权者的一个好处,他就是既可以立即这样也可以立即那样。川普总统现在虽然不是一个集权的领袖,他要受到国会受到其它方面的舆论的监督。但是大体来讲,美国的总统的行政权力,尤其是对外方面的权力具有相当的独立性,相当大的权力的含金量。这样的话,在这个方面比较容易强强达成共识。

我今天要强调的是,中国的经济仍然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的经济调整远远没有完成。中美贸易一旦真正地开战,不仅仅是影响GDP的几个点数的问题,对中国的产业链的摧毁也不是说完全遥不可及的。西方的一些企业就比以前更加急迫地需要把一些产业从中国转移,跟中国的这种贸易如果是持续的这么高的关税,那么美国的商业公司的采购的方向就有可能会产生变化。这还是比较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这种经济信心的打击和后续反应回来的力量有多大,会改变多大,其实习近平应该是有所预期的,或者是有所准备的。”

——何频(@MJTV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习近平的信,刘鹤的晚餐,川普的电话,替代战争的方案(何频:20190510)

点点今天事 | 习近平与川普的心理战:悬崖边的把戏和误判,谁不担心真崩溃?(何频:20190509)

今天大新闻 | 习近平來信,川普又贏了,刘鹤赴晚餐,全世界盯著;中共市场派内部对习不满公开化,黃奇帆憋不住了;中国准备持久贸易战,美国威胁“脱钩弃习”(20190510)

今天大新闻 | 川普给了习近平四周期限,习近平如何接招?刘鹤这趟无功而返?不!有内幕;习近平自信走钢丝,身边谁是保守派?川普为了连任的豪赌?预测-协议何时达成还是全面开战(20190510)

明镜要报 | 有了应对方案,中共仍担心引发信心丧失;知识分子盼川普催发政变;贸易战后,接着开打汇率战;黄奇帆说中国急需营商环境(20190512)

点点今天事 | 北京经变:习近平被迫改变主意,刘鹤到美国就是要让步,端看川普是否满足(20190508)

点点今天事 | 刘鹤不敢触怒龙颜,习近平不想公开协议全文,掌握局势迟缓造成误判,川普火消之后重回谈判桌(20190507)

今天大新闻 | 习近平为什么要撤回承诺?人民币大贬,对付川普首选方案;美国全球围堵中国成效如何?(纪硕鸣 彭涛 安华:2019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