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版 | 刘士余进反省所有习旧梦,易会满出身生财是习想旺

川普解套还有套,委内瑞拉成大国玩物

内容梗概

  • 刘士余的中国证监委主席之职今天被易会满取代,使谣言在中国再次成为预言,这是中共自挖的陷阱。正使、将使真正的谣言对社会,也对中共发挥摧毁的作用。

  • 刘士余新去的单位是个“政治反省所”,供销合作总社现有的几位领导王侠、骆琳、王伟、杨汭都是因错任职的,但是供销社又是习近平的一个旧梦,习希望这个体制混乱的基层供销社在农村新生,成为党在农村的力量集合点。

  • 习近平陈旧的经济政策,使人们对经济前景更没有信心。但易会满这个温州籍的银行家,又肩负了习近平的股旺—希望股市重旺。 在国际舞台上,委内瑞拉成了大国的玩物,各自支持自己的政治代理人,不管谁当总统,长期的混乱可以想见。

  • 委国的悲剧来自查韦斯的政治理想,政治理想过甚是国难,个人理想过甚是家难。不过,在真正健康的民主社会,理想也受制于分权机制。

  • 美国就是一个典范。荒谬的政治纷争,也得妥协解决。川普就修墙预算作出的让步,使联邦公务员可以领到薪水。但是川普所说的“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迫害案”仍然在进行,他的前顾问斯通被捕,媒体上亦说班农涉案。

  • 川普有很多支持者,川普也自认为他的功绩超过了前任们,而BBC的文章说他的缺点是美国历任总统的总和。 然而,美国民主的品质就是在陷入乱局时如何生存表现出来的。人亦是,只有在挫折时露出的本色,才是人品。

    In Episode 2019/01/26 of 点点今天事:

    • Trump ended the longest govt shutdown in the history. Pin Ho @nyhopin of @MingjingNews thinks Trump is now faced with a tough situation and his only way out is by reaching a compromise with the Democrats. (00:17)

    • European leaders continue to distance from Maduro. Ho thinks that Venezuela’s current political chaos shows how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an potentially steer the course of a country in different reactions. However, Ho warns against over-optimism in Venezuela's democratic transition, citing lessons learned from Egypt, Iran, among others. (9:39)

    • Yi Huiman 易会满 has replaced Liu Shiyu 刘士余 as the new chairman of the 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中国证监局. Liu is now reassigned to All China Federation of Supply and Marketing Cooperatives 供销合作总社 as vice secretary. Ho also gives a more nuanced interpretation of Liu's change of role, analyzing why this shift is happening now and what might Xi hopes Yi could do. (16:20)

      ——Bianca 卓娴 (@BiancaMingJing)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上面按钮订阅《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

Give a gift subscription

与他人分享精彩内容?请点击上面按钮赠送《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给他人。


美国政治:两党妥协见韧性,司法独立显品格

大家好。相信大家都同意这么一种看法:一个人的品质,往往不是他成功时候的,得意时候的表现,而是在他失败的时候,遇到挫折时候的定力,那个时候的境界和风度。

衡量一个国家也是这样,一个国家的品格不在于它经济繁荣的时候挥金如土,不在于它繁荣的时候表现出的国家力量,而是在于这个国家产生分裂的时候,产生纷争的时候,出现很多危机的时候,这个国家是怎么通过一个正常的,大家都认可的方式来解决危机的。

这就是美国之所以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的原因。它虽然在成长历程来讲,也犯了很多错误,讫今也出现了很多烂尾楼,也还有很多严重的问题,而且它遭到了很多国际社会的批评——在欧洲,在亚洲,我听到很多地方的人都在批评美国,或者是批评美国的总统。但是,全世界找不到任何一个国家比美国更强大,而且更有能力来处理很多危机。

美国出现了这样一位想创造历史的总统川普先生。那是在冷战以后,可以说是最有“胆识”的一位总统。他认为自己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的成就。

但是媒体就对他没有那么客气了。昨天我看到了BBC有一篇文章,不是中国人写的,是他们BBC驻美国记者的英语记者写的。他说,如果不友善的历史学家来写川普的话,很有可能把川普写成他集中了所有美国历史上总统的缺点的总和。这句话够刻薄的哈!但是,历史的评价还需要未来的证明。


现在川普面临的一个艰难的问题,就是过去几个星期,他要求国会批准50多亿美元的修建美墨边境的一堵墙的经费预算,要求国会必须通过。否则的话,美国的政府关门。结果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关了几个星期,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政府关门的最长记录,造成了很多的问题的出现,也潜伏了很多的问题,延误了很多的问题。上百万的(380万还是多少?)联邦政府的员工失去了薪水,临时失去了工作。

美国人我们都知道,正如像我昨天跟一个学历史的朋友讨论一样的,我说美国人就是一个把生活的这个过程当成他们的生活,而中国人是把生活的目的当成他们的生活。美国人真的是不存钱的,美国人也没有多大的能力去存钱。一个联邦的公务员的薪水,如果付完房贷、小孩读书,还有一般性的生活开支等等等等,剩不了几个钱。而且,他们有几个钱也没有想到去存起来。因为对自己和对国家的未来都有一份信心,所以他们平时候也没有什么存款。

所以美国的商业部长说,没关系啊,你们可以去借款。哎呀,很多联邦政府的雇员骂死他了,就觉得这个人简直是完全不了人间烟火。一般的老百姓,你借钱难道不要还的吗?不需要利息的吗?一个人有多大的偿还能力?美国的中产阶级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个问题。

不管怎么样,昨天传来的消息正如《点点今天事》里面讲的,川普和民主党的政治纷争只有一条出路,或者唯一的一条出路,就是妥协。川普这样一个勇敢坚强地说“不妥协”的总统,最终还是做出妥协了。

虽然这个妥协是有一些条件的,但是他既然做出了让步,民主党会不会做出让步呢?民主党为什么又不做出让步呢?或者说,川普他未来做出什么样的让步,然后民主党又会做出什么样的让步?也许几个星期,随时都有新的答案出来。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对美国民主政体的信心是存在的。

我相信很多对美国批评的人,或者是对美国现状不满的人,不得不佩服这一点。你也不得不佩服,除了民主是通过不断的妥协来达成这个协议这个正常的机制,正常的品质以外,美国的独立司法仍然显示出它强大的独立力量。

美国的司法部,是川普的一个内阁单位。司法部长是由川普任命,但是司法部仍然持续地对川普的涉嫌的一系列可能性的问题进行调查。川普气疯了。气到什么程度?他说,通过针对他的通俄门的调查,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冤案。

但是他又能怎么样?结果,昨天的联邦调查局抓捕了他的前顾问史通(Roger Stone)先生,然后美国的媒体还报道出来,其中涉案的人还包括总统的一个前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先生。

美国司法更强大的地方在于,不仅是抓捕了他们,或者是有一些指控可能指向到班农或者其他一些官员,甚至指向川普团队的其他更高的一些官员,等等等等。但是你看看,史通先生被抓了以后又出来了,被保释出来了,而且保释金对他来讲还不多,25万美金。出来以后,他说坚决不承认罪行,一定会抗辩到底。

这就是美国的一种精神,这就是美国的一种力量,这就是美国在几百年演化进程中间,它可以通过独立的司法,通过政治的妥协来解决很多危机。而总统对独立司法干预能力非常有限。

美国的政治到底怎么去演变?这一年,这两年,还有得看。有人让我评价2019年或者来,某一些人的命运怎么样。我是用一个非常令人恐惧的词来形容,叫“政治凌迟”。当然这个“政治凌迟”是打引号的,只是说有些人的难受的程度,需要时间一步一步来体验。

这就看他过去有没有给自己埋下陷阱,这就要看他今天还有没有为自己的未来的监狱打开了一扇门。这不是一个每天哗众取宠,每一天好像惊心动魄的一个故事在演化,美国是有它正常的规则在运行着的。

委内瑞拉:浪漫主义酿大乱,大国角力造僵局

但是,不是每一个实行民主的国家的品质都是这样的。就像我们最近天天看到的委内瑞拉的政局,大家看到了国际社会干预的力量,国际社会对这个国家民主品质的一种希望的力量,或者是推动的力量。

但是,国际社会干预的力量,国际社会对这个国家民主品质的赋予一种希望的力量,或者是给予推动这个国家走出危机的力量。但是国际社会在这个中间也有它们的利益,也有它们的目标,所以多角因素加在一起,加上委内瑞拉本身的政局,给我们一个机会去观察民主国家的运作方式。

民主国家是不是像一些朋友所讲的,就一定就具有纠错机制,就一定能够解决很多问题?其实不是那么浪漫,不是那么简单。在某一种情况之下,民主就有可能会出现异化,有可能就会变成民粹,有可能就会被野心家利用,而某一种政治机会,政治环境,就会为野心家提供这些条件。

委内瑞拉它是一个已经推翻了原来的独裁政权60年的国家。当它在经济繁荣的时候,在它民主还表现得比较健康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总统,他的左倾浪漫主义理想让他到处撒币,到处去施舍,希望委内瑞拉这样一个富裕的国家,这样一个高福利的国家的模式也能够在其它国家实现。

所以,南美很多国家也充斥了当时的总统查韦斯的理想。但是,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最后为了实现他的理想,变成了一个独裁者——他完全违背了他所倡导的价值,完全违背了他内在世界的一个追求。

一个国家的总统如果是这样,这个国家就肯定会走向堕落。而一个人以理想的名义去无视做人的原则,不去正常地工作,不去正常地去追求应该具有的价值,而用理想的名义去做一些正常人不应该做的行为,那必然会走向理想的反面,一个国家也是这样。

关于委内瑞拉的局势,在瓜伊多宣布任临时总统那一天开始,我跟陈小平博士对这个国家的前途就有一些分歧,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我认为在瓜伊多还没有实质控制委内瑞拉的情况之下,美国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这会带来很大的变数。

有趣的是,国际社会在继续追打委内瑞拉,有一些国家还继续在支持,像中国、土耳其、俄罗斯,但是呢,英国已经拒绝了它们的外汇储备黄金的使用需求,这个等于是配合美国的行动。德国、西班牙和法国就说,你八天之内要宣布重新选举,否则的话我们就承认瓜伊多了。

但是,现总统马杜罗他好像是老神在在,仍然按照他的方式在领导这个国家:他也没有去逮捕瓜伊多,好像他也没有权力解散议会——所以使这个政局现在就变成了一个僵局。是马杜罗随时逃跑?还是他的军队阵营随时政变,随时产生倒戈?还是瓜伊多再撑不下去了,他这个临时总统变成一个空壳?各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但是,不管哪一种情况存在,我们的网友、我们的观众,要多看一些不同角度的信息,而且要尽可能看可以印证的官方消息。比如委国的官方消息,比如说美联社等重要媒体来自于委内瑞拉的报导。或者看美国白宫的态度,美国国防部的态度,看土耳其有没有可能改变,要看英国,或者是中国,俄罗斯他们随时有什么表态。一定要多方面去获取这些资讯。这是我们观察一个民主国家怎么会堕落成这个样子的难得机会。

这个国家今天有没有可能获得新生,或者是怎么获得新生的?还是像南美一些国家,像过去我们曾经欢呼的一些国家:叙利亚、利比亚、埃及——群众抗议了,旧政权垮台了,独裁者死亡了。

但是,迎来的是国家长久的混乱,或者是完全看不到的民主的希望与品质。委内瑞拉将会怎么样,请大家持续关注,我们明镜电视将紧紧盯住这个事情,尽可能提供各方面的消息。

供销总社:边缘人的反省所,出局者的终点站

在中国,有人又开始出来讲了,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这句话,当然是有道理一定的。因为,最新的一个例证就是中国证监会的主席刘士余先生要走了,会来一个易会满先生。中国马上严肃地进行了否认,结果呢,消息又是真的——我一醒来,人事就已经公布了。

这就是中共的一个悲剧,这就是中共的一个陷阱。这个陷阱是它自己挖下来的。谣言当然是谣言,但是,谣言为什么会成为遥遥领先的预言呢?就是因为你压制正常的报道。

但是,它有一个更大的恶果是什么?就是使真正的谣言有了生存的地方,而真正的谣言,就是对中共这个拼命想维护的体制,最终会造成最大的伤害。人们会相信谣言是对的。

中国的这个政治演变过程中间,和很多的不成功的民主演变过程中间,都有可能面临一个问题——邪恶的力量可能会以正义的面目出现,这是对民主转型的很多人的一种担忧,但是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现实。

在易会满和刘士余的人事变动中间,在我的推特上,最近几天推友讨论得很激烈。我没有发表太多的看法,是因为呢我发现很多网友掌握细节的程度比我强多了。所以,我不敢有太多的意见来发布。

当然,人事既然出来了,我还是可以讲几句的。刘士余去供销社,有人就说是给他一个侮辱,因为,证监会主席的权力之大,含金量之高,名声之大,那不是一般的部委首长能比的。所以,他这个人事变动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刘士余是个中央委员,刘士余又是一个跟原来的,或者是跟最近几年刚刚退下来的,银行金融系统的大佬人物有密切关系——是他们的弟子,或是他们的嫡系,或者是他们的同事。

唉,把他贬到供销社这么一个莫名其妙,大家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单位,是怎么回事儿?是羞辱他么?是贬低他么?

大家讲得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供销社就是共产党在统购统销、计划经济、经济物资贫乏时候的产物,而且是在农村的,几乎被淘汰的这么一个机构。

这个供销总社还真是一个政治反省所,政治反省所,里面一系列的领导同志,不是犯了这个错误就是犯了那个错误,或者就是,不是这一个原因被边缘就是那一个原因被边缘。

你去想一想王侠同志,王侠同志好像来自陕西,陕西省委副书记。当过陕西省的纪委书记,这样一位女同志后来升为国家计生委的主任。但是,很快这个人被发现能力有问题,就把她一脚踢到供销总社了。当了一个党委书记,而且年纪也差不多了吧,可能快要退下来了,之后很可能就到政协去。

这也许给刘士余很快会腾一个位置出来。现在刘士余是理事会主席兼党委副书记,因为刘士余是中共中央委员,而王侠已经不是了——十九大,她没有成为中央委员。所以呢,刘士余取代王侠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那么还有几个呢?还有至少有三个副主任都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像骆琳,好像是辽宁调来的吧?这个人后来成为了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局长,正部级。这个职务当然是一个倒霉的职务,是一个你没有问题都要出问题的职务,就是一个替罪羊的职务。正是因为事故不断,他当上了这个正部长没多长,2008年到2012年吧?我不知有没有记错,被贬到了,供销总社的一个正部级的副主任。

还有一个叫王伟,王伟是在三峡副总经理还是副书记调上来的。王伟可不是出身于三峡公司,他曾是中纪委的副书记!中纪委的副书记跑到供销社搞了半天,当一个副主任,他难道不是被贬么?因为王岐山不喜欢他,所以,王岐山当时当了中纪委书记以后一脚就把他踹走,踹到了三峡公司当副总经理——没有把他抓进去就已经不错了。

在供销社副主任的,还有一个叫杨汭。杨汭同志臭名昭著,干涉司法。我不知道这个资料大家知不知道。虽然他在党内有没有处分我也不知道,但他在供销社,也是像进政治反省所一样的。

剩下其他几个我就不去管它了,不太重要了,那都是按照一定级别上来的,供销社就是这么一个单位。

村供销社:党组织的新支点,习近平的旧情结

你要说完全被贬吧,组织上跟刘士余的谈话不是这样的。八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前,中国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供销社扮演的是一个农村的统购统销角色,是计划经济,物资贫乏的最典型的代表。如果农村没有供销社的话,农民可能就根本买不到,盐和一些生活必须品。

农民都知道供销社是他们最重要的一个商业场所,而且是,因为有供销社的存在,那么才能不准有其它的商业机构存在。到后来,慢慢出现各种商场,那供销社也是搞得很惨。这些年来,供销社进行了多种体制的改造,什么把名字卖出去,或者是,实行股份制,或者是出租等等——搞了很多名堂。所以,现在表面上叫供销社,实际上下面是一堆烂摊子。

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供销社在他少年时候,青年时候的记忆很深。他好像又要重新振兴供销社了。所以,供销社在他的政治要求之下,也开始吹牛,也开始讲假数字,也开始将一些新的因素注入到里面去——说是,销售总量有所增加,翻了两倍还是几倍。国家的GDP的数字都是假的,你说能够相信他们那个数字是真的吗?

所以,党组织现在名义上跟刘士余说,让他去振兴供销社,但是呢?供销社是个烂摊子。硬要按照习近平这种搞计划经济的模式,这种统购统销的模式振兴这个供销社呢。这里有它的战略目标——就是要实行一个以中共为主导的,重新建立的供销系统。

这多可怕呀!但是也反映了习近平的经济思想的陈旧、原始、过时。过时就过时了吧,还拿回来重新使用。

也反映了他的危机意识。他发现,民营企业这样发展下去,把农村基层上的党组织给他端了,把党的力量给端了,如果重新把供销社变成农村的供销系统的,商业系统的,销售消费系统的一个主导力量,那共产党的力量就又回来了。

所以,刘士余是被贬去政治反省所,还是要重新振兴供销总社呢?这个跟习近平面应对现在的政治危局有什么关系?跟习近平的这种陈旧的经济思想观念和理想观念有什么关系?他是不是也会跟查韦斯一样的,有了几个钱,就开始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想蹦蹦跳跳一下,瞎折腾一下呢?这个还要观察,也要看刘士余有没有那个本事。

当然,人们现在更关心的是易会满。易会满,我们还要另外花时间来评论,但是有一点大家很清楚:他能够当这个证监会主席,那不简单地是四大行,每个行都要来当一次主席这么一个简单的巧合与轮替,更重要的因素是他“出身好”。

出身在哪个地方呢?出身在浙江。而且,一直在浙江这样一级一级从工商银行系统上来——浙江帮、之江帮。而且,他不仅是浙江帮,他还是温州人——有温州人的精明,温州人的温和,温州人应对一些危机的方式。

我们当然看到了吴小晖,我们当然也看到了当年吴小晖的老板刘锡荣,也看到了最近在陕西最近调查过程中显示出威力的徐令义。我们现在要看一看易会满有什么样的本领。

但是我跟大家也讲了,中国的经济非常糟糕,但是这种糟糕,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政治信心所产生的。是这个政府的愚蠢,领导人的愚蠢,让大家丧失了信心。中国的经济是很糟糕,但是呢,比现在大家看到的,评价的其实是要好一点。

而美国的经济,比大家看到的,想到的要差一点。所以,这就是最近这几个月来,我在评价预估中美经济的各自表现的时候,我说,美国可能会进入一个调整期,比较正常的调整期。而中国呢,看领导人的脑袋是不是清醒了一点。如果是,那也有可能会慢慢有一点回升。

大家继续看吧。谢谢大家。

结语

“我相信很多对美国批评的人,或者是对美国现状不满的人,不得不佩服这一点。你也不得不佩服,除了民主有通过不断的妥协来达成协议这个正常的机制、正常的品质以外,美国的司法仍然显示出它强大的独立力量。

查韦斯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最后为了实现他的理想,变成了一个独裁者——他完全违背了他所倡导的价值,完全违背了他内在世界的追求。一个国家的总统如果是这样,这个国家就肯定会走向堕落。而一个人以理想的名义去无视做人的原则,不去正常地工作,不去正常地去追求应该具有的价值,而用理想的名义去做一些正常人不应该做的行为,那必然会走向理想的反面,一个国家也是这样。

供销社就是共产党在统购统销、计划经济、经济物资贫乏时候的产物,而且是在农村的,几乎被淘汰的一个机构。这个供销总社还真是一个政治反省所,政治反省所,里面一系列的领导同志,不是犯了这个错误就是犯了那个错误,或者就是,不是这一个原因被边缘就是那一个原因被边缘。

供销社是个烂摊子。硬要按照习近平这种搞计划经济的模式,这种统购统销的模式振兴这个供销社呢,这里有它的战略目标——就是要实行一个以中共为主导的,重新建立的供销系统。这多可怕呀!但是也反映了习近平的经济思想的陈旧、原始、过时,也反映了他的危机意识。他发现,民营企业这样发展下去,把农村基层上的党的力量给他端了,如果重新把供销社变成农村的供销系统的,商业系统的,销售消费系统的一个主导力量,那共产党的力量就又回来了。”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华为原罪难消;习近平很紧张;委内瑞拉控制在谁手中(20190125)


点点今天事 | 何频:文革回来,无异于一场内战(20181118)


天下看北京|邓聿文 梁峻:中共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放话无效,股市不灵,中共要做最坏打算(20181018 第14期)


今天大新闻|纪硕鸣 刘屏 安华:委內瑞拉政变还在变,美国当推手,中国好揪心;王岐山达沃斯虚实护主;华为案再出新疑点;杨恒均被捕(20190124)


全球新闻连报 | 马杜罗承诺不动武,看中美较劲;对等法案助力川普对华谈判;华为继承者之争;王林清被曝贪财好色(20190125-1)


全球新闻连报|美国24日表决政府开门;示好或示弱?北京称美方提的都可谈;中美左右不了孟晚舟案?华裔澳籍异议作家在中国失踪(20190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