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版 | 英国同时与美中变脸,华为在欧洲还有戏

技术崩溃,中共崩溃;英国同时与美中变脸,华为在欧洲还有戏;穆斯林关系突变中,中共强控新疆有了报应

What’s on my mind…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arrived in Chiang Mai to meet with his counterpart Don Pramudwinai. The trip shows that China is confident that General Prayut representing 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 will be successfully elected as the new Prime Minister. The high-level talks are also aimed at securing Thailand’s support in the upcoming ASEAN-Beijing South China Sea talks, scheduled to start in late February. Thailand does not have a strong stance on territorial disp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However, CCP aggress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has raised extensive concerns, not just among ASEAN countries. More countries will likely intervene and play a role.

The UK chancellor Philip Hammond has cancelled a planned trip to China, when the defense secretary Gavin Williamson suggested that Britain would send a new aircraft carrier to China’s backyard. The United Kingdom bases its actions on its own interests and does not stand with the United States all the time. A few years ago, in a public breach in the friendship with the United States, Britain announced its decision to become a founder member of the China-led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 Just yesterday, British security officials concluded that Huawei would be a “manageable risk” to 5G and hence would not support a full ban of the Chinese telecommunications giant. This incidence illustrates the considerable weight Huawei carries nowadays, as a result of its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 its market reach, as well a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aggressive bid for technological supremacy. The trans-Atlantic divide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European countries is clearly visible at the 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

The CCP has always relied on violence to intimidate dissidents into silence, and now with the help of new technology, it’s turning the dystopian idea of an all-seeing surveillance state into reality. The consequence, however, is that in the event of a technological glitch, the CCP’s surveillance system may collapse. I am not being a scare-monger: The recent data leak by SenseNets, a facial-recognition company and police contractor, and the shock waves it has sent across the world, is the first example of many to come. The data leak has revealed that China is tracking the GPS information of almost more than 2 million people in its north-west region of Xinjiang, where Uyghurs and other Muslim minorities are confined in political re-education camps. The CCP-inflicted human rights crisis has drawn increasingly harsh criticism from across the world, including Turkey. In a strongly-worded statement, Turkey’s Foreign Ministry denounced Beijing’s practice, calling it “torture and political brainwashing”. Turkey’s public condemnation will wake up even more Muslim-majority countries, many of which have increasingly registering their disapproval of China’s ethnic policy in Xinjiang.

Saudi Arabia’s crown prince has pledged $20 billion worth of investments in Pakistan and, as a gesture of good will, has promised it would release some 2,000 Pakistanis in prison.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trip is not to be understated: It will drive a wedge between Iran and Pakistan, as well as reduce Pakistan’s reliance on China.

Acting Secretary of Defense Patrick Shanahan, upon returning from his trip to Afghanistan, has told reporters that there has been encouraging progress in talks with the Taliban and that discussions about possible troop draw-down plans are on the table. Should the United States and Taliban officials agree to a framework for a peace deal, the latent conflicts between China and the Taliban might become manifest.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re the two driving forces behind these recent affairs. To quote Lord Palmerston of Great Britain,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re are no permanent friends or permanent enemies, only permanent interests.”  Friendships might dissolve into enmity. On the other hand, when hostility recedes and fizzles out, goodwill might prevail between past adversaries. After all, even sworn enemies might share a mutual friend.

内容梗概

  • 中国外长王毅到清迈见泰国外长,显示中共认定泰国军人可以成功被选为新总理,要求泰国在2月底开始的东盟南海准则讨论上为自己讲话,反正泰国在南海上没立场。 但中共的南海强势,激起的不只是东盟国家担忧,更多国家会介入这场游戏。

  • 英国计划派遣航母参加巡视,使中共愤而拒绝英财相到访。 不过,英国是基於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什么事都与美国站在一起。几年前,英国背叛美国,参加了中共主导的亚投行;昨天,英国又说华为的5G安全可控。 欧美关系的裂痕在慕尼黑会议上清晰可见,也显示了华为的技术或市场力量,被认为是中共努力进取世界的一部分。

  • 中共一直依赖暴力对民众的控制,现在迷信技术对中国的全方位控制。这样一个後果是,技术一旦崩溃,中共的管理体制也可能会随之崩溃。 新发生的人脸识别系统资料外泄传闻,就是一个预示。200多万个外泄人脸资料中,维吾尔族人占了很大比例。 中共对新疆的强控有了报应,土耳其的谴责声明正唤醒穆斯林世界。

  • 这个时候,沙特王储到巴基斯坦投下200亿美元,不只是释放了2000个巴基斯坦人,也不只是使巴基斯坦与伊朗关系生变,而且动摇到巴国对老友中国的依赖度。 而几天前,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到阿富汗,试图加快结束这次时间最长的国外战争,使中共与塔利班的潜在矛盾可能被激发。 一切的背後,是基於大国大争:中国与美国。但两国随时被朋友出卖,也有敌人变成了朋友,而且,朋友中有对方的朋友,对方阵营中也有自己的朋友。


想要获得更多专享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按钮,订阅《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

身边有关心新闻时政的朋友?请点击下面按钮,赠送《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给他人。

Give a gift subscription


判断的方法:六度

一些老朋友总是来问我:为什么几十年来,很少看到你情绪低落的时候?其实,任何人都会情绪低落,只不过我的情绪低落的时间非常的短。因为我每一天都有机会、有时间或者是有精力去关心全世界发生的各种事件上面。通过这些事情,你总是会看到很多令人感动的事情,所以可以驱散你内心的压抑、愤怒或者是悲伤。有时候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事件,包括对你的批评、对你的攻击、甚至对你的诬陷,从中增加你思辨的能力,从中驱动你往更高的层次、更高的境界,去审视这个世界和审视自己的人生。

过去几十年,我比较多的时间是在关心、关注中国政治的演变。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不断地被认为比较准确地预言了中国很多的局势、中国的人事的变化。所以得到一个比较容易的评价就是:哇,这小子中南海有人,或者说这小子有人给他喂料,或者是这小子就肩负着特别的使命。作为我这样一个公开的媒体工作者。我的所言所行都是公开在一个媒介的世界里面,大家都可以检验我几十年讲了什么,错了什么地方,正确在什么地方。其实我有很多的预言、很多的分析、很多的报导,后面都证明是有问题或者是有错误的。但是有些朋友老是记住我正确的事情,而且有时候给正确的事情又提供了一些错误的解释。

其实我早就讲过了,作为一个媒体人,作为一个年纪这么大的人,你不可能不认识很多的消息来源,不可能没有很多朋友。但是作为年纪这么大的媒体人,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消息来源是一方面,判断能力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否则的话,在现在这种信息庞大的情况之下,你没有一定的判断能力和分析能力,那你可能就会有问题,很有可能就会经常掉入陷阱。

说到判断能力,不仅是经验,而且需要方法。而方法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是自己总结出来的,有的是学术训练的,有的是偶尔找到了一些方式。我呢,什么都有一点。但是其中有一点,就是我经常跟大家讲的「六度之法」。六度之法这是一个宗教概念,通过一定的修行的方式你才能达到彼岸。六度同时也是一种科学的方式,一种科学分析的方式。六度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关联的方式,通过六度这种方式,对中国的人事结构和政治局势分析,你大体上就很容易接近某一种事实。

那么有人会说,你这种说法还是要掩盖你的真相,所以这驱动我更多的关心更广阔的世界,而这个更广阔的世界就是国际问题。对国际问题的判断,相比中国问题更容易让大家得出对或错的结论。大家得到的资讯都差不多,因为国际的事你总不能说华盛顿我也有人吧?马杜罗也是给我喂料嘛?或者说朝鲜、伊朗或者是欧洲都会有我的关系吧?当然,多少有一些关系,但是最主要的资讯跟大家是一样的。那为什么我在过去几年中间,我对朝鲜问题、对伊朗问题、对委内瑞拉的问题、对泰国的问题、对中美贸易的问题的判断和分析,跟很多的网友有如此大的分歧,被很多网友批评、攻击、侮辱……什么都来。但是没关系,有一些可能证明我对了一部分,有一些可能未必全部对。从目前为止,对国际问题分析的判断,有好几件事情有惊无险,我心里庆幸,幸亏正确了一点。但是不可骄傲,因为局势还在变化过程中间,局势还是在错综复杂过程中间。

王毅访泰:巩固关系 交换利益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分析的方式,今天我就来跟大家讲一讲国际局势的六度法。讲起来太复杂,免得我们的网友要画一个非常复杂的图表来展示出来,那个有一点太困难了,而且太辛苦了。但是,某一些连接还是可以用简练的线条把它连接在一起。举个例子来说,为什么中国的外交部长王毅要到清迈去见泰国的外交部长?这个跟早几天泰国政局所产生的变化是连在一起的。本来流亡的泰国前总理他信出了一个险招,也是个奇招:推出了泰国国王拉玛九世的大公主乌汶叻出来竞选总理。以她王室的身份、以她个人的形象、以现在他信本身的根基,她被选上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这个对于利用军事政变上台的、也对总理职位志在必得的巴育将军来讲,当然是个挑战。但是形势急转直下:开始是政治上的军人政权的反弹;后来就是王室,尤其是乌汶叻的弟弟,就是现国王,做出了谴责和批评——最后公主就退选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这当然是对他信的政权是进一步的打击,这种打击很有可能使泰国的政局形成军事政权和王室稳定联盟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强大。过去几十年间,泰国的政变之所以变得比较稳定,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王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力量,何况拉玛九世真正是得到了民心的拥戴。现在的这个国王新上任不久,还需要时间来考验,但是他现在得到军方的支持。那么军方来换取总理的职位,加上泰国本身的宗教信仰,泰国的民众爱好和平、温和,泰国的局势在短期之内,稳定至少是没有问题的。

既然稳定了,这个时候王毅就去了,一方面是给巴育一个更加强有力的支持——因为他信谄媚北京,到中国去活动很多,使泰国这样一个本来跟中国关系非常友好的政权也有所疑惑。除了巩固和泰国的进一步友好关系以外,另一方面还要换取另外一个支持:就是在东盟会议上面的支持。就南海准则的条文讨论,在东盟这个月应该就开始了。所以王毅是因为这个原因推动了他急着去支持巴育。希望巴育这样一个政权,在南海方面会给东盟其它国家一些不同的说法。因为泰国本来在南海方面就没什么立场,也没有特别的利益。所以,这样一种关联,使中国在东盟方面的压力就可能由于他的这清迈之行而有所减弱。

南海这个问题,早上我在推特上面发了一个推,如果按照中国的领海的概念,那个南中国海画起来,可不仅仅是对东盟国家、对东南亚诸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那中国的版图不知道是扩大多少了,中南海真是可以到海里去当中央了,不需要在北京了。这样一个领海划分,对全世界的航海自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所以美国印太司令部第七舰队也好,第三舰队也好,现在到南中国海的巡逻比过去更繁忙。

多角外交:南海和华为

我一两年的《点点今天事》也讲过,未来俄罗斯、英国或者是其它国家都有可能一起到南海上头晃一晃,因为维护南海自由是国际社会现在最需要担心的事情。如果南海变成了中国的领海了,那国际整个海域全球的航行就会受到非常大的一个威胁。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英国要向南海派出军舰,虽然还要过一段时间。国防大臣这种说法已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弹:中国除了谴责以外,好像英国的一个财长还是什么人物到中国来访问,中国说暂时不要来了。在这个方面,英国不仅仅是站在美国的利益一边,同时英国跟全世界的航海自由是联结在一起的。虽然英国已经从一个航海大国降格成了这样一个岛国,但是毕竟还是有它全球的投射能力,全球的影响力。

但是,英国的外交始终是建立在务实主义的基础之上。它一方面要去南海航行,另一方面呢,昨天它的一个机构所发布出来的一个关于华为5G方面的一个说明,对美国现在正在努力游说欧洲国家要全力阻止华为是一个打击。英国方面的说法就是,5G的安全问题是在一个可以控制的范畴。这个我在早几天的《点点今天事》里面也讲过了,华为的技术和竞争力,表现中国人的一种上进力量,或者是前沿的眼光。提到这种竞争力,有一些网友马上就延伸,理解成为我讲的是华为是不可取代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在欧洲一些国家看起来,华为所奠定的这个基础,华为已有的技术能量,确实是它们考量的优先的范围之内;而美国提出的安全的理由,当然也是令人信服和担忧的,确实使很多欧洲国家也在考虑之中。

我们应该多重地看待这些因素,现在也不能简单地就说英国背叛了美国,因为英国是有它的务实的精神:在它的战略利益方面可以跟美国站在一起,但是并不等于它的所有的利益跟美国都是一致的。像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间,就是英国这个国家率先地背叛了美国,参加支持了中国为主导的亚投行,大家还记得吧?除了英国以外,法国也好德国也好,也是在华为问题上要比美国犹豫很多。

技术的两面性:资料泄露和新疆维族人中

华为的技术问题确实对全世界的安全问题提出了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技术终于带来了人类这么大的一个生活品质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但同时给我们的安全自由和人权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不但对欧洲一些国家是这样,就是在中共这样一个控制严密的国家,也有两面性。它就算是用严密的技术对人们进行了控制,但是它一旦邪恶起来,对它自己也是一个打击。现在中共用了技术,实现了在毛泽东时代不能实现的对全民的控制的手段。比如说,最近大家讲的很热门的脸面识别技术,昨天传出一个消息,深圳有一个公司泄露出了人面技术的一个档案,好像有几百万人之多。这实际上提出了一个警报:中共单纯的是靠强力的暴力的手段和技术的手段去控制民众的话,它一旦它的技术本身出了问题,那整个暴力控制的链条就可能会被摧毁。这也就是政权未来一方面严密程度很高,但是另一方面它可能被破坏、突变的因素也会变得迅速起来。

这一次的人脸识别技术资料泄露事件里面,有一个事情是令人非常愤怒的,里面涉及的很多人是新疆维吾尔族人。新疆维吾尔族的问题我已经讲过很多次了,明镜电视也进行了很多层面的讨论。汉人对这个新疆所存在的这种暴力冲突是存在着很多疑惑和很多的看法,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第一个是大汉沙文主义,第二个是接触的资讯很有限,第三个就是没有办法来将心比心。人们只注意到了当年南京大屠杀是不能接受的,日本侵略中国是不能接受的。但是对于中国汉人去侵蚀和改变其它民族的生活方式,甚至去占领别人的土地又觉得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其实这个自古,古在什么地方?就算是自古以来,也不代表你就一定要用这样一种残酷的手段去对付这个民族。按照中共自己的逻辑,按照汉人已经接受的逻辑,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你从工具性的角度来讲,中共今天的控制的力量、手段、精密的程度当然超过了日本鬼子。但是,我们有没有花一点心思去了解一下去听一下,新疆维吾尔族人是怎么说的?他们的声音有没有机会在中国的媒体里面表现出来?新疆的问题,有没有一个独立的媒体、或者很多的独立媒体可以自由去采访?现在有一些网友自己去了新疆,他们得出了一些结论,发现西方海外报导批评新疆的很多问题太偏颇了,不像你们西方所讲的那样的说法。这确实提供了他一方面的看法,但还是不够有力。因为只有比较独立的媒体或者独立的调查机构,本身具有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职业品质的调查,去采集来自于新疆的消息,那可能才会有更大的可信度。只要一天不能开放这一点,妖魔化新疆那是必然的,因为你自己的表现让别人没办法信任。新疆的问题确实是非常复杂的,而且这样的一种复杂,对于中共的一带一路、对中共国际的关系的发展都会变成非常大的挑战。所以,早一段时间我讲的土耳其早前对中共迫害维吾尔族人的一种声明,是对中共在穆斯林世界的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美中两国和中亚诸国的关联

不仅如此,大家也应该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和塔利班的关系很有可能和好,代理国防部长已经去了阿富汗,很有可能结束这个美国在海外最长时间的战争。塔利班以前对付苏联侵略,后来因为美国的抛弃,回头又对付美国。在这个时候美国和塔利班的和好,和中国以前跟塔利班的这种关系之间的博弈,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结果呢?

这样的一种关联,我们也应该联结到,昨天或者是十几个小时之前吧,沙特的王储到了巴基斯坦,决定投资两百亿——人家出手很大方,现在川普总统为了五十个亿都斗了个底朝天,但是人家沙特一出手就是两百亿。大家都知道,中国跟巴基斯坦是哥们关系,但是现在,谁给的钱多谁就是大哥。沙特王储不但给两百亿,而且沙特还释放了两千个关押在沙特的巴基斯坦人。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伊朗的准将出来讲话,警告你巴基斯坦,你不能放任你的恐怖分子在我的边境进行活动。因为2月13号,就是早几天,巴基斯坦和伊朗的边界线上有一辆乘了很多共和国卫队的伊朗的军人的车爆炸,有17位被炸死,13位还是23位受伤这么一个严重的恐怖袭击,伊朗认为这是巴基斯坦放纵的一种结果。而现在巴基斯坦和沙特关系又变得友好,美国和阿富汗的关系变得友好,而沙特后面跟美国的这样一种强有力的密切关系——就算是它的华盛顿的一个记者,一个沙特人,反正他是在美国工作了,然后被沙特的人给杀害,美国好像在目前看起来没有真正严肃地追究下去,你就可以看到这个复杂的关联。在这个时候,美国要去打击伊朗,而伊朗又跟中国关系那么友好,这些关系有什么样的联结的事情呢?

大家可以看到关联,世界上的事情和中国人的这种关联是一样的,错综复杂,你要仔细理清楚才明白很多事情。本来我还要联结另外的一个事情,就是委内瑞拉是怎么跟哥伦比亚联结在一起,怎么跟美国连接在一起,怎么和古巴和巴拿马联结在一起。今天时间实在有一点长了,从泰国到南海,从南海到英国,从英国到欧洲,从华为的技术到深圳的人脸识别的资料的泄露,然后到新疆。从新疆然后到阿富汗,到巴基斯坦,到了伊朗、沙特,然后回到美国和中国。大家清楚了么?

好了,今天的联结国际问题就联结到这个地方。

结语

“对国际问题的判断,相比中国问题更容易让大家得出对或错的结论。大家得到的资讯都差不多,那为什么我在过去几年中间,我对朝鲜问题、对伊朗问题、对委内瑞拉的问题、对泰国的问题、对中美贸易的问题的判断和分析,跟很多的网友有如此大的分歧,被很多网友批评、攻击、侮辱……什么都来。但是没关系,有一些可能证明我对了一部分,有一些可能未必全部对。从目前为止,对国际问题分析的判断,有好几件事情有惊无险,我心里庆幸,幸亏正确了一点。

英国的外交始终是建立在务实主义的基础之上。它一方面要去南海航行,另一方面呢,昨天它的一个机构所发布出来的一个关于华为5G方面的一个说明,对美国现在正在努力游说欧洲国家要全力阻止华为是一个打击。

我们应该多重地看待这些因素,现在也不能简单地就说英国背叛了美国,因为英国是有它的务实的精神:在它的战略利益方面可以跟美国站在一起,但是并不等于它的所有的利益跟美国都是一致的。

华为的技术问题确实对全世界的安全问题提出了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技术终于带来了人类这么大的一个生活品质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但同时给我们的安全自由和人权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不但对欧洲一些国家是这样,就是在中共这样一个控制严密的国家,也有两面性。它就算是用严密的技术对人们进行了控制,但是它一旦邪恶起来,对它自己也是一个打击。中共单纯的是靠强力的暴力的手段和技术的手段去控制民众的话,它一旦它的技术本身出了问题,那整个暴力控制的链条就可能会被摧毁。这也就是政权未来一方面严密程度很高,但是另一方面它可能被破坏、突变的因素也会变得迅速起来。”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川普连任没对手,民主党尽弱将;习近平经济维稳,股市温和回升;英国派军舰入南海,联军保卫航行自由;泰国三大支柱难大乱(20190212)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又一国变天中共巨资恐打水漂,美欧在战略上的联手制华;华为5G在泰国获得开展,公主竞选总理军人再政变?(20190208)

明镜焦点 | 国防大臣表态南海硬上,英国对华上百亿贸易硬丢!(20190214)

明镜焦点 | 英国控诉遭中国黑客攻击,欧盟考虑制裁北京(20190213)

新闻时时报 | 抗议中国剥削资源,巴基斯坦叛军攻击领事馆致5死(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