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喜欢被川普称为国王!身边的人早这样称呼他

  
0:00
-21:46

川普透露习近平喜欢被称为“国王”,这与这几年中共对习近平的吹捧、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是吻合的。 在中南海,习的近臣早已称他为帝,说他是500年才出的、集中外政治智慧一身的大帝。习坐龙椅,让来宾晋见的方式,就是依帝而制。 习近平的初心,梁家河的大学问,原来是成为终身君主吗?如果是这样,还得从国号中去掉“共和”,也不要再喊什么社会主义了,传统上的帝制至少可以名符其实。 然而,这将使中国变速比九龙治水要快。

倒车请注意:神化世俗权力

首先要感谢川普总统,他昨天讲了一个很好玩的故事:星期二,他在美国共和党的一次聚会上,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他讲的是跟习近平的一段对话。其实这个事情已经发生在好几年以前,2017年他跟习近平见面,他就说:啊,你是皇帝啊,或者叫你是国王啊。习近平说不是,我是国家主席。川普总统接着又说:你是终身制啊,你是终身的皇帝啊,怎么不是国王呢。习近平说:我很喜欢。

这种对话,在某一种场景之下它可能是幽默,有可能是打破沉闷的政治对话一个很好的开端——有一些领导人之间,在私底下也是喜欢开类似这样一种玩笑。但是,为什么今天川普总统透露的这一段故事,中国人一看或者是一听,就觉得讲的是那么回事?因为中国现在的政治现实,自从习近平废除国家主席的任期制以后,中国的宣传媒体在想尽一切办法,绞尽脑汁在吹捧习近平;甚至现在中国还建立了一个学习强国这样一个软件——这样一种应用端的软件,实质上就是围绕着树立习近平的权威,对习近平进行个人崇拜的一个表现。

中国在某一种程度上是应该废除共和制的时代了。虽然现在全世界绝大多数的国家或者是多数国家,现在130还是150多个国家实行了共和制,有很多共和制是名副其实的,也有个别的共和制是不名副其实的。那么这种不名副其实就会使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处于一种不安定、不稳定状况。之所以人类从君主制逐渐走向共和制,就是共和制它解决了一个权力安全问题。在人类的历史上,政权之间产生的纷争主要就是权力斗争,而权力斗争往往是君主制所产生的一种残酷和血腥;而在共和制的权力斗争往往是通过一定的程序所进行的,它的公权力政府政权是由人民通过一定的程序来选举产生,然后这样一种选举产生的公权力就受到人民的监督。这样一种行政领导人、最高领导人,他们不是人民的父母官,或者是人民至高无上的皇上,而人民只是赋予了这个被选举产生的领导人一种权力。从这个意义来讲,这个共和制的领导人只是一个人民的打工仔而已。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看也是一个共和体制,但是实际上自从中共建政以来,它的共和制就是虚假的。这样一种虚假的共和制使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利益分配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平和的或者说是公平和透明的机制——永远是在黑箱后面进行权利的斗争和分配。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无论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都是在后面的黑箱权力斗争互相争斗的结果。不要说从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自从它成立以来,就违背了他们所追求的理念,违背了他们曾经的理想——中共这样一种体制,不要说有没有社会主义性质,是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独裁体制,实际上他们比传统上中国小农式的那种皇帝体制还不如。

技术化的恶

在中国的漫长的历史中间,这种小农式的皇权它还是给了民众很大的自由生存空间。大家都知道,七品芝麻官管到县里面,基本上县以下就是乡绅自治。乡绅自治是在一定区域里面的乡绅、土豪、权贵在很长时间形成的族规、乡约,它都有一种相对和谐的机制,虽然这个里面跟现代的法治相差的非常遥远,但是确实是建立了一个「农家乐」的味道,比中共现在的几十年来的统治还是不知道文明多少。所以,那样一种小农型社群的生活形态是几千年来,或者是几百年来所慢慢形成的大家的一种共识。

中共的这个体制,它既把传统的小农的机制打掉了,然后它又吸取了现代的独裁统治、人类历史上残暴统治的诸多方式。所以,很多领导人看书,看的都是这些书——老毛看的书,帝王之术,而且多半不是真实的帝王之术,多半是那些文人演绎出来的帝王之术,更加残酷、更加狡诈、更加阴险;中共后来的领导人,不要说国家领导人,各级地方领导人看书,看的非常多的也是类似这样的书。这样一种书和思想的影响,再加上某一些人即算是看了西方的书,也是只是看符合他们口味和兴趣的西方的某一种思潮、某一种观点的书。所以,中共所形成的这样一种领导价值,所形成的他们自认为领导的艺术和思想,可以说集中了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阴险、最狡诈、最无耻、最下流,一切只是为了生存,一切只是为了所谓的胜利——所建立起来的他们的领导原则,所建立起来的他们所谓的领导的艺术。

所以我说,中国这个政权的转型是人类历史上最艰难的转型。如果它只是残暴而没有狡诈,它也好办;如果它只是狡诈它也能够让别人生存,也好办。中共这个政权是集天下恶之大成,这样一种政权的推翻或者改造是非常非常艰难的。很多人在批判中共,很多人在希望中国产生变革,不要说是他们是善良,我觉得更多的是他们太单纯。

捧杀:弑君方式之一

习近平这样一个人,他上台之前大家看不到他的能耐,上台之后他为什么能耐就那么强呢?难道他真的是五百年出的一个人吗?事实上,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最高层就处于一种被吹捧的状况——有人只是看到什么叫他「习大大」,有人只是看到表面上这种官方媒体对他一种吹捧,大家只是看到很荒谬的所谓的「梁家河大学问」。事实上,在真实的中南海的生活中间,习近平被吹捧的程度是什么?很多的领导人是这样说的:习近平是五百年以来中国第一人——他没有讲五千年;说是古今中外,他的领导思想、领导艺术集天下领袖于一身。我们只看到习近平的思想、习近平的学术、习近平的个人好像最近几年才塑造出来,实际上习近平在十九大之前,他在高层的当年的同学——现在的同僚,现在跟着他在一起工作的人,对他的吹捧没办法想象。为什么会出现龙椅啊?为什么会出现习近平站在那个地方等待着别人来——不管是多大年龄,不管是老人还是妇女,还是其他的具有崇高地位的人,习近平都是站在那个地方等待别人来,让别人慢慢地走过来,或者是快速地走过来。他在那个地方,老神在在——这是谁安排的?

还有人说,有时候是开玩笑,后来就变得认真了。我不知道有一些网友有没有坐过领导人的车,我有时候坐一下领导人的车,有时候坐小车——轿车,后排最多也就坐三个人。有的时候,有一个领导人还喜欢——哎,小何,何频过来。我一看,后面已经三个人的位子了,而他还要我挤进去。为什么?因为在那个空间里面,有人喜欢开开玩笑聊聊天,因为开完会很枯燥、很无聊。在这个时候,你就会非常接近地看到他旁边的人是怎么去吹捧领导人的,那种吹捧肉麻的程度远远超过外界的想象。有时候领导人也喜欢坐面包车,80年代的面包车是7个人还是9个人我忘了,那个时候可能也有人叫你上去:小何过来。我就上去了,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领导人坐在那个地方,跟大家轻轻松松聊一下话。一般的情况之下,那种聊天都是他的部下,他是一个国家领导人,在旁边坐了一个副部长或者是部长。在这个时候就抓紧机会去吹捧领导人:哇,某某,您刚才做的这个报告,那简直是几十年都没有听过这么精彩、这么深刻、这么有远见……

习近平是笼罩在这样一种吹捧之中:坐一个车子,有人就说,某某某快来快来快来,皇上叫你上来了——实际上是习近平叫某一个部长上来,人家这样说,「皇上让你上来了」。然后跟司机讲「起驾」。这样一种东西是有一些玩笑的成分在里面,有一些生活中的乐趣在这个里面,人都是人嘛,但是慢慢就变成是真的了。

独裁误国误己

习近平最开始上来的时候,他深刻地感觉得到必须抓权,不能糊里糊涂像胡锦涛这样,搞了几年就下去了。他是有一种责任感,他是有一种使命,而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人都非常清楚——在这个中间,首先不是分权,首先是集权。如果你权力都没有拿到手就被别人干掉了,那无论是往民主方向走,还是往集权方向走,还是为了稳住政权,只要他想有所作为,集中权力必然是第一步。

习近平上台前后,我一直讲:习近平集权是一种必然现象,除非是他不想干活。有的人批评我,说你鼓吹支持习近平集权。这是几个不同层次的问题,在国家的行政体制来讲,权力就是应该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无论是在共和制还是哪一种制度之下,都是这样的;很少出现双轨制,很少,也不是说完全没有——一山不能存二虎,一国不能有二君,这是基本上的常识。而九龙治水是绝对绝对人类史上最烂的一个制度,最糟糕的一种制度,那种制度真的会把中共带上千秋万代,那大家死定了;集权的好处就在于有一种责任制,知道落实到人。

习近平上台以后,他确实在集权方面还是有所成效的。但是,他集权完了以后,在这个过程中间他要建立他的权威,建立权威的方式错了。他开始去控制这个军队,或者是在某种程度上反腐败也有他合理的凝聚民心和改变官僚体系威胁的一种必要性。从整体来讲他权力确实是抓到了,但是抓到权力以后,他的政治的方向走向了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什么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中华复兴梦这种没有清晰价值观的东西。这些东西使习近平在集权的同时带来的一种非常危险的状况:他慢慢被别人吹捧,慢慢被别人这种吹捧所包围,然后使他慢慢失去了最开始上台之前的给自己的一个比较清晰的定位,或者是当时带有某一种理想。

让国家主席这个任期的无限制虽然在人大毫无疑问地得到了通过,但是这样一种无限任期制等于诏告天下走向终身制,至少使终身制本身具有了站在中共意义上的合法性。这样的话,即便是在中共这样一个国家,稍微有一点点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稍微有一点点历史常识的人,稍微有一点点对政治的了解的人,都知道终身制就是独裁。而独裁最终不是独裁者死路一条,就是这个国家最终会被独裁者搞死、整死。

在全世界的国家越来越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间,虽然很多国家在走向民主化过程中间很不顺利,出了很多问题,包括很多年成熟民主的国家,民主化本身也出现了很多困惑——这是全球化带来的,这也是原来的专制和独裁所积累的问题太严重,也是民主运作了很长时间的某一些零件的老化等等,很多的因素造成了现在的民主的一种困惑。但是,从整体来讲,人类不走向民主化,国家不走向民主化,社会不能走向法制和自由,哪一个国家会走出它的循环?走不出来。

系好安全带:变数已成 前路未知

如果说中国恢复到封建制度,那你还可以说是复兴中国梦,你现在不是的,你要重新举起一个社会主义的旗帜。我跟大家也讲过,这个集权的结果无非就是三条:第一个就是使这个集权领导者带领国家走向民主化。因为没有一定的权力,很快就会被这种更加激进的浪漫主义的口号、行为所摧毁——还没有做什么呢,自己先就被赶下台。所以,集权者最终走向民主化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不能简单说是华丽转身——因为要走向民主化还是需要一些条件的,自己本身也需要一些修养、理念,或者是某时候的「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一种转型。第二种情况就是他走向独裁,走向独裁的一个巨大的缺点是把国家带向一个危险的境地,把他自己的安危也带向一个危险的境地——因为独裁者都是不安全的,独裁者是不安稳的,国家也是不安稳的;但是独裁者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把独裁者推翻了,国家的转型就更加容易。第三种情况就是最终他又独裁不了,也民主化不了,他稀里糊涂地弄了一下,突然某一个因素,或者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最终打不过政治机器人,这个体制的力量太强大了,最终还是向这个体制投降了,或者是被这个体制同化了。而哪一种可能性最大呢?我觉得一切还是在变数之中,还是在变化中间。

川普总统好像指出了皇帝的新衣,把皇帝的新衣披到了习近平的身上——习近平由于当时一时反应不过来,还是一时只是当时的语境?还是川普根本就理解错了习近平的意思?不管怎么样,川普所讲的习近平说,「你叫我国王,我喜欢」这不过是一种玩笑,但是它确实折射了中国的政治现实。这样一种政治现实使我们就会看到,中国的现在的政治演变和未来的政治的演变比大家想象得要戏剧化更多,因为个人领导者比集体领导者那种平庸统治会给国家和社会带来更大的变数。

结语

“中共的这个体制,它既把传统的小农的机制打掉了,然后它又吸取了现代的独裁统治、人类历史上残暴统治的诸多方式。中共所形成的这样一种领导价值,所形成的他们自认为领导的艺术和思想,可以说集中了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阴险、最狡诈、最无耻、最下流,一切只是为了生存,一切只是为了所谓的胜利。中国这个政权的转型是人类历史上最艰难的转型。

习近平集权完了以后,建立权威的方式错了。他的政治的方向走向了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什么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中华复兴梦这种没有清晰价值观的东西。这些东西使习近平在集权的同时带来的一种非常危险的状况:他慢慢被别人吹捧,慢慢被别人这种吹捧所包围,然后使他慢慢失去了最开始上台之前的给自己的一个比较清晰的定位,或者是当时带有某一种理想。

让国家主席这个任期的无限制虽然在人大毫无疑问地得到了通过,但是这样一种无限任期制等于诏告天下走向终身制,至少使终身制本身具有了站在中共意义上的合法性。这样的话,即便是在中共这样一个国家,稍微有一点点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终身制就是独裁。而独裁最终不是独裁者死路一条,就是这个国家最终会被独裁者搞死、整死。

近平说,「你叫我国王,我喜欢」这不过是一种玩笑,但是它确实折射了中国的政治现实。这样一种政治现实使我们就会看到,中国的现在的政治演变和未来的政治的演变比大家想象得要戏剧化更多,因为个人领导者比集体领导者那种平庸统治会给国家和社会带来更大的变数。”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纽约看天下 | 川普也想当皇帝,西方世界另眼相看习近平(20180305)

明镜专访 | 傅士卓 何频 陈小平:习近平想成为中国什么样的皇帝?(20181126)

明镜焦点|无死角的恐怖独裁,在中国只能选择当“模范公民”(20181017)

点点今天事 | 川普为何吹捧习近平,习近平为何超规接待川普(20171108)

点点今天事 | 亲信们权力膨胀,在误导更在给习近平挖坑(20171129)

新闻时时报 | 梁家河大学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广播纪实文学颂扬习近平(2018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