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急招驻美人员回国,大外宣开始破产

  
0:00
-16:38

中共刚刚紧急招回了中央电视台在美国的十几名员工,包括主管麻静与副手。 伪装成美国媒体的这个大外宣机构,被美国司法部要求登记为外国政府代理人,使其在美国的活动受到诸多限制。 之前,中央电视台数名员工在非洲遭逮捕;而其欧洲台一名女记者以爱国者形象大闹英国会议,其实是试图掩盖内部腐败的调查。 大外宣是中国式病毒传播的主力,天生不正,注定烂尾。而中央电视台参与进行公开认罪,已经不只是宣传工具,而是成为了法西斯式的暴力工具。

内容形式空大假,打手帮凶侵人权

大家好,大家周末愉快。

俗话说得好,同行是冤家。所以呢,同行之间是要尽量的避免评点。像我们去看医生,我们一般来讲对医生都是比较尊重。但是,我的医生朋友很多,他们一聊天的时候才会讲这个医生怎么样,那个医生怎么样,医生之间的高和低。

但是,这种评价往往都是在私下进行,公开评点不太好,尤其是媒体这个行业,更是容易出问题。我每天看媒体我就知道,不仅是我们“明镜火拍”存在着这样的问题那样的问题,我的节目也是一样的:一做完节目以后才知道,有这个问题和那个问题——在同行看起来简直笑掉大牙了。那么我去看其他同行,也是有很多问题,所以我尽量地去避免批评同行。但是有一个例外,就是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原因很简单,我其实很长时间也不看中央电视台,或者是偶尔看也只是个片段,因为它是一个纯粹的宣传机器,对我来讲看一下标题大概就可以了,不需要看它具体的假大空的内容。

但是早几年以来,我对中央电视台的看法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坦率地说,虽然中央电视台有很多我的朋友,很多我的同行,也有非常优秀的人才,但是从整体来讲我对中央电视台抱有一种敌意。这种敌意主要是很多的律师、企业家、媒体人和社会活动人士在中央电视台认罪。这样一种行为我就认为中央电视台完全丧失了一个媒体应有的一个最起码起码的底线,整个成为了一个类似于纳粹,类似于法西斯的一种工具。这些电视认罪,不仅对当事人人格是一种侮辱,更重要的是对他人权的一种侵犯。同时,也是对受众的价值观的一种侵犯。

你去想一想,一个人没有经过定罪,然后就走向电视台,即算是定罪了,也没有必要让他上电视台。除非是当事人完全在一种自由的状况之下,他自愿的一种行为,否则,这样一种公开认罪的方式是另一种犯罪。所以,我觉得,中央电视台扮演的角色是极其地可耻的。因为有了这么一个角色,中央电视台的这种罪恶和丑陋,比任何中共的宣传工具都可以说更恶劣,会列在历史的耻辱碑上。

当然,我今天不是简单地批评中央电视台。早几天我已经在一个节目里面讲了,王林清这样的法官都上中央电视台认罪了,我当时就觉得,应该把中央电视台在海外的发展,应该在西方社会里面,把它赶走,而不是简单地把它定为一个外国政府的代理人。因为西方的政府是不能够允许一个如此明目张胆地侵犯人权的,甚至是同为犯罪工具的机构在西方存在。美国能够允许纳粹和法西斯在美国登记为代理人吗?所以我觉得这个代理人,对于中央电视台的惩罚是不够的。其实,中央电视台这几年在海外的疯狂地发展,也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也是中国病毒的没有节制地向世界蔓延的一个重要工具。

虚荣心起造腐败,大漏勺下众揾食

但是,大外宣一开始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刚开始进行的时候,我当时就对大外宣做出了激烈的评价——我认为注定会失败,注定会成为中共的一个烂尾工程。我忘了是自由亚洲电台还是美国之音还是哪个媒体,也许大家还可以找到。大外宣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将是个烂尾工程,并且一定是个烂尾工程,因为不管它包装得怎么好,怎么乔装打扮,怎么伪装成当地的媒体,使用当地的语言,即算是它按照专业的立场去报道西方当地所发生的事情,但由于它没办法按照专业的立场去报道中国所发生的事情,那么这个媒体的本质本相就一定会暴露出来。而且,西方的媒体已经很成熟的市场了,互相竞争都打得头破血流。一个媒体塑造的过程不仅是一个金钱,而且是要时间沉淀它的品质和形象。一个媒体的历程不是简单的——《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CNN,ABC,CBS,NBC,这些媒体是一天之间炼成的么?不是的。是长时间炼成的。所以,靠金钱简单地把一个媒体给驱动起来,那可能性非常低,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烂尾工程。

另外,我说大外宣是提供了一个腐败的机会。因为中共的机构,它本质的特征就是腐败。不腐败,中共的机构的存在有什么必要?谁会在中共那个机构里面干活啊?到中共的机构里面干活,他就是享受特权,就是享受腐败,所以腐败是这个中央电视台和大外宣的本质特征。

第三点,我就说这是解决一些领导干部到外面来访问,或者说解决他们的亲戚关系,或者是解决他的嫡系。安排到海外各个地方来混个一官半职,或者当一个钦差大臣,或者是当一个驻外使节这样的角色。

大外宣已经多少年了?花了多少钱了?我这三点当时候的判断,现在还记忆犹新。大家也可以找一找当天媒体看我是不是这么讲的。如果讲的有偏差,当然是以今天为准,但是应该是大体差不多。

大外宣的来历,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当年有一个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叫李长春,跑到一个什么国家去访问。那个国家没有把他太当回事——他的访问,没有什么媒体报道。你说除了习近平和李克强,其他的领导人,比如说跑到加拿大,墨西哥或者是其他的国家去访问,法国,英国,那些当地的主要的媒体会把他当回事吗?不会把它当回事的。所以,当时李长春也没有什么事干,就跑到了一个当时中央电视台驻外的点。中共领导人都是喜欢拉扯和中央电视台的关系,中央电视台自己一方面感觉到受宠若惊,另外一方面,李长春也感觉到一个拉拢关系的机会。所以,聊了一下,中央电视台就跟他讲,我们现在经费不够啊,人员不够啊,提议应该在海外搞宣传,等等等等。这是一个引发点,当然不止是那么简单,后来就开始推进一系列地制定大外宣的计划。这也就是中国式病毒开始向外界入侵,向西方世界入侵。

英国部以乱护主,非洲台虎落平阳

那么,最近一两年形势好像真像我当年预计的那样,先是中国的电视台——别的媒体我先不讲了。今天就讲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在非洲一个国家,被移民机构还有警察机构给包围了,把十几个员工还是七八个员工,具体数字忘了,把他们抓起来了,然后审问了一通。电视台当时好像还停播了还是出了什么问题。那个事情当时闹得非常大。

因为非洲离我们比较远,而且非洲的媒体不像欧美那么发达,所以很多细节不是很清楚,但是那个时候其实已经露出了一个信号——形势不妙了。你去想一想,非洲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中国的半个殖民地了,那个地方这么需要中国的资金,这么不敢得罪中国,居然把中央电视台给包围了。这是一个不祥的预兆。

第二个事件就是在英国的电视台。英国的电视台大家都发现了,一个中央电视台驻英国的记者,居然像一个泼妇一样的,像一个耍无赖的大爷一样地,在一个学术研讨会上,一个政治研讨会上发飙,形象极其地丑陋。然后放出一向政治正确的口号,闹得很大。后来,这个事情进入了法庭。当然,法庭后来一看这个事情没造成人身伤害,好像就把她免于起诉了,最后面好像是警察放弃起诉了还是法官没有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总之消声匿迹了。

但是,这个表现出爱国勇气的记者到哪去了呢?她为什么不继续爱国了呢?她情况怎么样呢?其实,中央电视台的消息来源告诉我,我在之前的节目里面也点了,其根本的原因,不是这个女士这个记者多么爱国,而是这个女记者去保护他们的台长。因为他们的台长,欧洲台还是英国台,涉嫌经济问题被人举报。中央电视台的内部已经在调查这个事,所以这个时候的女记者勇敢地用爱国主义的行为去掩盖他们内部存在的腐败行为。我当时候做出了点评,有一些网友注意了,有些网友没有注意,我再一次强调这一点。希望那个女记者或者欧洲的电视台认为如果我的消息有什么错误的话,欢迎你们继续跟我联系。我很愿意把你们的声音发出来。但是我相信我来自于中央电视台内部的情况是比较准确的,因为他们没有必要捏造这么一个事实,因为那就是你们的欧洲台的上司,你们有没有被继续调查,我没有去追查这个事情。但是你们所发生的事情,正好跟我之前所讲的,驻外机构就是一个腐败的机构,大外宣,各个系统就是腐败是一致的。

传播力几乎没有,身份上也被揭穿

当然我们最关心的是中央电视台刚刚发生在美国的事情。昨天,《纽约时报》独家披露,中央电视台在美国的台长麻静和她的副手,还有十几个从北京来的员工一起被召回中国了。在几天以前,《纽约时报》详细地披露了这样一个电视台在美国是怎么运作的——他们在离华盛顿的白宫不太远的几条街招聘了好像一百多个员工,相当多的员工都是美国人或者是当地的人。有一部分是北京派来的,包括他们的台长、副台长或者是其他一些高级的主管。虽然它的员工来自美国,但是它的运营,它的管理者完全是中国政府所提供的经费。这是非常明确的一个信息,所以被美国司法部要求登记为外国政府代理人的机构。这样一种认定,使中央电视台在美国就很难再乔装打扮成为一个当地媒体了。因为,它很多的材料要审计,而且要在社交媒体里注明是外国政府代理人,不能伪装成为当地的一个媒体——你要定期向政府报告你的财政开支,你的预算开支,你的人员结构等等。然后,你的采访受到很大的限制,你根本就不能去采访没有经过批准或同意,没有去采访国会议员或者是进入美国的政府机构的权利,等等。所以,这样的话,就使中央电视台陷入到一个,达不到它的大外宣的伪装成为一个美国媒体的目的。

《纽约时报》长篇地披露了,中央电视台伪装叫中国国际电视台美国分台,换了一个名字,不叫CCTV了。讲内部的运作情况,内部的员工是美国人嘛,当然容易把情况捅给美国人听了。虽然麻静女士说,我们是不受国家政策方针的影响和干扰,按照我们独立的原则去运作。你说怎么可能?!你的经费不仅是来自中国政府,更重要你的管理团队也来自于中国政府,对不对?你怎么能按照美国的新闻规则去运作事情呢?你敢让我去上个节目去谈一次习近平吗?当然不可能了。我上不上节目,不是衡量你们专业水平的标准,我只是开一句玩笑。就是说,你内部的运作当然是完全受制于中共的外宣系统。《纽约时报》把内部情况一揭露,更多的美国人就开始明白了,噢,你这个机构是怎么回事。以后,你这个机构来,我就不能接受你采访了。美国人都是很随便的,接受采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你是个外国政府代理人机构,那你整个运作就完全不一样了。

其实,这个CCTV能够扮演的角色非常之少,非常之差。虽然从数字来讲,通过哪个哪个系统,拥有多少多少听众,那个都是一个虚的数字。你进入了多少个用户的频道里面?因为这个频道是打包的嘛!反正是十几个几十个,甚至现在上百个电视台。你看不看是另外一码事情,但是它算你是一个订户。其实,这里面虚假的成份非常多。它能不能达到外宣的目的?事实上是根本达不到的。但是,就算是达不到外宣目的,作为一个机构存在,在美国现在都面临这么一个尴尬的局面,所以麻静回北京不仅是汇报外国代理人的局限,这个机构还有没有必要在美国存在。其实,从欧洲,从美国,甚至从非洲国家来讲,我觉得现在大外宣实际上已经崩溃了,或者说崩溃已经开始了。

大外宣正式地可以宣布成为烂尾楼了。

结语

“从整体来讲我对中央电视台抱有一种敌意。这种敌意主要是很多的律师、企业家、媒体人和社会活动人士在中央电视台认罪。这样一种行为我就认为中央电视台完全丧失了一个媒体应有的一个最起码起码的底线,整个成为了一个类似于纳粹,类似于法西斯的一种工具。

一个媒体的历程不是简单的——《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CNN,ABC,CBS,NBC,这些媒体是一天之间炼成的么?不是的。是长时间炼成的。靠金钱简单地把一个媒体给驱动起来,可能性非常低。

这些电视认罪,不仅对当事人人格是一种侮辱,更重要的是对他人权的一种侵犯。同时,也是对受众的价值观的一种侵犯。

大外宣是提供了一个腐败的机会。中共的机构,它本质的特征就是腐败。到中共的宣传机构里面干活,他就是享受特权,享受腐败。我就说这是为了解决一些领导干部到外面来访问,或者说解决他们的亲戚关系或者他的嫡系的编制——安排到海外各个地方来混个一官半职,或者当一个钦差大臣,或者是当一个驻外使节这样的角色。

大外宣的来历,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当年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跑到一个什么国家去访问,就跑到了一个当时中央电视台驻外的点。电视台就跟他讲,我们现在经费不够啊,人员不够啊,提议应该在海外搞宣传。李长春也感觉到是一个拉拢关系的机会。这是一个引发点,当然不止是那么简单,后来就开始推进一系列地制定大外宣的计划。

其实,CCTV能够扮演的角色非常之少,非常之差。虽然从数字来讲,通过哪个哪个系统,拥有多少多少听众,那个都是一个虚的数字。十几个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电视台。你看不看是另外一码事情,但是它算你是一个订户。它能不能达到外宣的目的?事实上是根本达不到的。”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孔琳琳的爱国闹场有隐情,意在阻击内部反腐调查;大外宣烂尾楼与中国病毒扩散(20181010)
https://youtu.be/bImARjBJizY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大外宣之灾,侨报内部冲突;川普改革得到强力支持,美国很多系统老化腐败(20181117)
https://youtu.be/8dFx7IWjRfk

点点今天事 | 何频:王林清认罪与政法委调查的可信度,崔永元与周强的处境;胡佛华文媒体报告是胡编的,美国不应容忍中央电视台,电视认罪是犯罪(20190222)
https://youtu.be/XtgwZJOjIsc

天下看北京 | 邓聿文 何频:元老不出席国庆原因很简单;谁保护了范冰冰;孔琳琳耳光打中的是大外宣(20181004 第10期)
https://youtu.be/yeFfD0fvLV8

明镜连线 | 央视前“认罪”的瑞典人:亲述逼供细节和反诉央视内情(20190122)
https://youtu.be/xbIxOSM753E

全球新闻连报| 央视非洲总部被搜索;刘强东恐遭国际刑警组织缉捕;第三次朝韩峰会订9/18;北京扬言反制美国加关税;郑为文自杀为谁保命?白宫酝酿反川势力;北海道强震灾情惨烈(20180906)
https://youtu.be/npnmerkBZ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