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的功能多大,习近平不让他扮演周恩来温家宝;江泽民乱批示褚时健受难

  
0:00
-18:25

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当然经过了政治局会议的审查,但是仍然有些李克强的影子,其实也只是一些技术性的修正。 技术性的务实,使中共这个意识形态政党不断解决问题,得以生存。很多中国的精英不得不成为体制的一部分,民间的力量有限,异议人士更是处境残酷。 不过,技术官僚在习近平时代也不那么吃香了。习不希望李克强成为周恩来、温家宝,周温以总理作为一个演员的职业,也对第一号人物是个柔性补充,而习需要的是所有光芒集于一身。 所以,即算作为中央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没有人认为李克强应该为今天中国经济困境,尽管他之前一些经济上的政策被人批评,但掌握经济决策权的还是习近平。 也许如此,一些人还是对李克强抱有期待,他的学识,他的价值观,似乎更现代。 就在李克强在北京作报告当天,一位早期是中共军人,有亚洲烟王之称的企业家褚时健去世了,得年91岁。他是在江泽民、令狐安批示下被判终身监禁的,74岁因病保外就医后再创业,拥有了百亿果业。 很多八十年代的改革者没有褚时健幸运 。

一尊之下宰相弱,权责两轻李克强

大家好。

中国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刚刚做了政府工作报告。从这份报告里面,我们多少看到了一些李克强的影子,因为相对于习近平,李克强多少有一点现代的经济思想。但是这一种思想有多少呢?我是非常怀疑的。在昨天的一个节目中间,我用的标题是《李克强小心翼翼而又努力地去纠正习近平的一些错误政策》。为什么要小心翼翼呢?是因为李克强今天在中国政坛的政治资源,政治基础非常薄弱。虽然民间或者是文化阶层对他有很多好感,或者是寄予一种希望,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已经把国务院总理这个角色由原来的温家宝周恩来这种表演性质的,以温和形象来补充总书记或者是最高领导人的这种角色,给拿掉了——所以叫“定于一尊”。

有人说,李克强仍然可能成为未来习近平一旦出事的最可能的人选。当然,一旦习近平出事,身体的原因或者是其它的原因,李克强在现有的几个政治局常委里面,甚至全体的政治局委员里面,当然他是最好一个人选。他的学识、他的廉洁、他的形象都符合条件。正是因为有这些条件,所以支持习近平的人,在习近平上台前后,想尽一切办法要萎缩打压李克强的权力和权威。“定于一尊”的决策把李克强这么一个角色打压到了可以说是自毛泽东以来权力最小的一位总理。

当然,李克强有一些经济上的想法实际上也是比较幼稚的,或者是过于冲动,比如说他的所谓的“互联网+”等等。网络的平台,在权力斗争中间,或者是在利益争夺过程中间,他的政策也成为了泡沫,甚至被指责为造成经济问题的一些来源。李克强未来会怎么样,我们很难预测。

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我在几年以前就讲过——有人说要把李克强拿来做替罪羊,实际上李克强是没有这个资格成为替罪羊的。因为权力既然定于一尊,那么无论是军队、组织人事、意识形态、外交、国家安全甚至包括经济决策的权力,都是由习近平来承担一切的责任。因为习近平掌握一切的权力,所以今天中国出现问题,很少有人抱怨到李克强身上。

续命黑帮或沉寂?技术官僚陷两难

李克强毕竟是一个技术官僚。在昨天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多少还表现出他作为一个技术官僚的比较务实的作风?但是这样一种技术官僚的角色,恰恰是帮助了中共这个政权能够稳定,甚至能够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

中共在建立自己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时候,最开始是梁山封好汉,封了各自元帅、大将,各种书记、总理和副总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间,还是使用了一些技术人才。虽然这些技术人才在反右的时候被拿掉了,在文化大革命又被收拾了一批,但是文化大革命之后,这些技术官僚重新得到了发挥才干的机会。我见过很多这样的技术官僚,他们有非常多的抱怨,也有非常多的委屈,但是他们又觉得,如果不在这个体制内,那又能做什么呢?因为如果你是个民间人士,你发挥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如果你是个异议人士,你还没有开始,已经从精神上、肉体上被打趴下了,被生活环境困住了——你只能成为一个精神上的异议人士。所以,你作为民间和异议人士,都不能发挥在体制内的一些作用。

久而久之,这些技术官僚,技术人才,慢慢就成为了迎合既得利益集团的一部分。有的人完全堕落成了党棍,有的人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享受权力的快感,已经与体制合而为一。正是有了李克强这样一种人,他们还有某一种务实的精神,所以在空洞的意识形态情况之下,在那种各种各样的官僚体制中间,他们还在想尽办法帮助解决中国的一些问题。这些中国问题的解决固然有一些政策是对老百姓有利的,但同时也巩固了中共这个体制。这就是技术官僚的一种悲哀,一种叹息——要么毫无作为,要么你就一起跟着腐败,在腐败的同时尽量地有所作为。

我经常跟他们讲,他们说那你说能怎么办呢?这些人一个个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厅局级到副省副部级,现在有的是正省正部级,有的成为了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但是这些人平时大部分的时间都要消耗在官僚体制运作中间。但是,只要有了一种机会,他们的技术的才干,随时还可以冒出来,能够帮助和修补这个体制。

李克强的这个政府工作报告,虽然有很明显的意识形态和空洞的一些东西在里面,但是整体来讲,是尽可能地使中共的政权在一种比较务实的空间里面在进行——无论是它的财政赤字、军费的安排,还是GDP目标的设定。这些事情不仅是李克强一个人的意思,是经过了政治局反复地审查,前面也有一个《政府工作报告》的草拟小组,但是这个文件是经过政治局的会议的通过——只能说有李克强一些影子。一方面他在努力地好像要符合实际;另一方面呢,他又不能违背习近平的大方针,更不能冒犯他的权力权威。

所以说,李克强这个报告有多少个人的色彩?实际上是非常少的,如果说有,那也是一种技术官僚的色彩。

工商奇才褚时健,功成事遂陷囹圄

今天还有一个人物需要我花一点时间点一下,这是网友的一个要求。有一个老爷子,九十多岁了——褚时健先生。他在云南的玉溪去世了,享年九十一岁。

这是一代传奇的人物,他的祖上是河南人。不过今天的江浙,湖南,湖北,广东,很多地方其实祖上都来自河南或者是山西,尤其是河南比较多。那么,祖上他爷爷当过乡长,当过团练,娶了当地的一个彝族人作为妻子。

褚时健实际上属于一个老革命。按照中共现在的这个资历来讲,他应该享受离休干部的待遇,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中共的地下情报人员。五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他就是地方大员,好像五二年还是五几年,他是玉溪某一个区的区长。反右的时候,他是反右的一个办公室的副主任还是什么。但是,后来自己成为右派。

但是,有能力的人,只要有机会,他总是会冒出来。所以,文化大革命之后,他开始掌握权力,因为三种人被清理,所以腾出了很多位置。他这么一个有能力的人,重新进入了领导人的视野。当时,有一个人去找他谈话——你去管理一个煤矿还是管理一个烟厂?当时这个烟厂是亏损的。褚时健一想,煤矿能够发挥的空间比较有限,而这个卷烟厂的空间比较大——他就去了这个卷烟厂。然后,把一个卷烟厂从亏损的企业演变成云南最大的烟厂,中国最大的烟厂,甚至号称是亚洲最大的烟厂。他跟印尼一位华侨跟我还有过交道,那就是熊德龙先生。他曾经拥有洛杉矶的《国际日报》。在人大政协会上,熊先生的大胡子有一种特别的气质。熊德龙在东南亚跟褚时健建立了一个合作的机构,当然也发了大财。褚时健,从一个烟厂厂长变成了亚洲烟王。在全世界他的烟厂排在第五位,他是一代传奇。

但是,那个时候关于他的举报信,关于他各种各样的问题,都飞向云南省纪委,后来是中纪委,后来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贵州的省委书记刘正威,他的妻子阎健宏在担任贵州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的时候被追查,后来还被枪决了——省委书记的妻子被枪决了。在查她的案子的时候,发现有一些案件跟褚时健连在一起。当时洛阳有个什么烟草公司,也跟这个连在一起,然后就开始对他进行追查。追查下来,发现他有几十万块钱资金来历不明,与他的收入不相符合。因为他的薪水,每月只有一千块钱人民币,所以把他的儿子、女儿、夫人和他本人全部给抓起来了。他女儿是77年考上昆明师范学院的,后来在监狱里面自杀了。当时,好像他儿子是到日本留学,幸免于难,后来才有机会成为今天的褚氏家族的掌门人。褚时健老爷子被判了无期徒刑,当时,全国的媒体,都为他去呼吁。

当时查这个案子的人,两个人是很难逃避责任的,一个是江泽民的批示,要严查严处理——领导干部老是喜欢搞这一套;第二个是当时的省委书记令狐安。大家都知道令狐安后来自己也没戏了。本来他是作为政治局委员培养的。他跟令计划家族听说还有一点亲戚关系——至少都是山西平陆人。到了后来,褚时健不断地被减刑——身体不好,保外就医。保外就医以后,他出来,74岁开始创业——跟妻子一起承包了2400亩果园。结果他现在成为了百亿富人。当然,现在的这个钱就是他的了,因为是私有企业了。

媒体对褚时健报导很多,他的传奇大家可能比我还知道。

改革先驱摸石头,红眼公权滥豪夺

我要讲的一点是,那一代企业家,我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就接触过不少,包括当时非常有名的石家庄造纸厂的马胜利。我采访过他,陪同他参加过一些活动,不知道老爷子现在怎么样。他当时是一个供销科科厂,承包了洛阳造纸厂。我还去山东、湖北采访过类似这样的,当时非常有名的一些企业家。

但是,后来这些人的遭遇都非常不好。虽然邓小平说“摸着石头过河”、“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但是呢,实际上整个的法治环境、党的纪律环境、行政条例,对这些企业家是非常不利的——纪委随时给你找一个麻烦,就教你没有好果子吃。所以,我对纪委这个系统极其厌恶,就是来自于八十年代纪委的胡作非为——前面搞改革开放,纪委在后面追查你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褚时健就是被嫉妒、被陷害的,纪委这个系统使他在监狱里受了这么多的折磨。但是,这样一个人才,他也非常地幸运,他比很多人都多了一次机会。其他人很多就销声匿迹了,很多人坐牢以后就病死了,有的就是心灰意冷,也不知道到哪去了。但是,褚时健他勤奋、有智慧,在74岁的时候仍然凭天生的才干创业,创造了一种传奇。他去世,很多人感觉到可惜,同时也感觉到敬仰、惊叹——佩服这样一位老爷子。

希望褚时健老先生一路走好。

结语

“有人说,李克强仍然可能成为未来习近平一旦出事的最可能的人选。当然,一旦习近平出事,或者是身体的原因,或者是其它的原因不得不退出,李克强在现有的几个政治局常委里面,甚至全体的政治局委员里面,都是最好人选。他的学识、廉洁、形象都符合条件。正是因为有这些条件,所以支持习近平的人,在习近平上台前后,想尽一切办法要打压李克强的权力和权威,打压到了可以说是自毛泽东以来权力最小的一位总理。

我在几年以前就讲过——有人说要把李克强拿来做替罪羊,因为权力既然定于一尊,那么无论是军队、组织人事、意识形态、外交、国家安全甚至包括经济决策的权力,都是由习近平来承担一切的责任。

李克强毕竟是一个技术官僚。这样一种技术官僚的角色,恰恰是帮助了中共这个政权能够稳定,甚至能够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我见过很多这样的技术官僚,他们有非常多的抱怨,也有非常多的委屈,但是他们又觉得,如果不在这个体制内,那又能做什么呢?你作为民间和异议人士,都不能发挥在体制内的一些作用。

褚时健把一个卷烟厂从亏损的企业演变成亚洲最大的烟厂。褚时健,从一个烟厂厂长变成了亚洲烟王。在全世界他的烟厂排在第五位,他是一代传奇。但是,那个时候关于他的举报信,关于他各种各样的问题,都飞向云南省纪委,后来是中纪委,后来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


实际上整个法治环境,党的纪律的环境,行政条例对这些企业家是非常不利的——纪委随时给你找一个麻烦,就教你没有好果子吃。我对纪委这个系统极其厌恶,就是来自于八十年代纪委的胡作非为——前面搞改革开放,纪委在后面追查你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褚时健就是被嫉妒、被陷害的。”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明镜焦点|李克强小心又努力地纠正习近平的错误(20190305)


点点今天事 | 何频:李克强取代习近平,彭斯取代川普又如何(20181114)


网言网事 | 何频 陈小平:可怜的李克强与民主;陈小鲁三冤与吴小晖鸣冤(20190305)



网言网事 | 何频 陈小平:问题都在习近平;华为三国大动作(20190304)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平反不是正义,被抓的企业家和官员都是冤案(20181111)



点点今天事 | 何频:马云永远摆脱不掉的原罪,权贵正收回给他的特权(2017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