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相信中共执行中美贸易条约?刘鹤向谁汇报,两会不会质询;川金会谈料有惊喜,朝鲜将开放;科恩沒有打开川普通俄门

  
0:00
-24:34

刘鹤回到北京后无声无息,即将召开的两会没有人胆敢质询他。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是权贵集团的成员,不同层级是有序的分利体系,也是严密的管控机制,使中共应对危机灵活而强有力。 但是,这也加大了民众对中共的不信任感。即使刘鹤在谈判席上坚持原则,短时间内两次受到川普接待,民众在私下流传很多对刘的难听之词,有人说他是李鸿章,有人说他象被川普训话的学生。

另外一些中国人,与美国普遍担忧是一样的,中共即使做了很多承诺,后来在执行的时候也会不断扭曲,如同中共对待W丅〇。 莱特希则今天在国会听证会上,透露美国可能建立监管机构,类似于当年最惠国待遇的审查,只是更及时。 其实,中共也想借机建立某些对市场的监管体系,当年吴仪扮演类似刘鹤角色时,就指挥清理过版权市场。的确,中国版权意识,比之前要清晰,但模仿更巧妙、盗窃更隐密。 中美贸易争端在川习峰会上只是阶段性结束,烽火会在在某个路口等待。

川金二会:终战易成 去核慢来

不到24小时,明镜进行了三场比较大型的直播节目:一场节目长达12个小时,主要是我们亚洲台北的同事完成的,就是美国总统川普在越南的活动,尤其是川普总统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见面,长达十几个小时;另外一场是我们华盛顿的同事刘屏主持的现场的解说,美国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国会听证会上,介绍中美贸易的情况;还有一场还在进行中间,已经进行了四五个小时,就是美国总统的私人顾问科恩在国会上听证会。怎么去看待三场直播节目所透露出来的政治信息,是大家可能今天特别关心的三个问题。

首先来谈川普总统到越南的这次活动。我要讲的是,现在美国陷入一种政党之争,今天就已经展现了这样一个大家所看到的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很不堪的一幕。欧洲我们知道,法国的问题,英国脱欧的问题,德国的问题,西班牙的问题。这样一个比较具有成熟的工业文明和比较成熟的法治和民主的体系里面,陷入到某一种政治的漩涡中间。而且,这样一种漩涡影响了经济的发展,使欧洲的经济现在出现某一种危险,而且这一种危险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而我们所看到的川普总统去的越南,现在虽然它还是一个共党国家,但它所呈现的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这样一种经济繁荣的状况,已经开始在过去这些年表现出来。当然,越南只是其中一个表现而已,整个的亚洲,在过去这十几二十年中间,经济的增长都要比欧洲甚至比美洲都要好。好像平均的经济增长是达到了3倍之多,中国当然更高一点,达到了9倍。所以有人说,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

吊诡的不是历史,吊诡的是现实。在这些国家里面,很多国家还是专制独裁国家,像中国。很多国家比中国可能要有所松动,像越南。在越南那些地方,很多的西方的社交媒体都可以看到,FacebookTwitterSkype。我最近跟越南的朋友通信,我说你怎么翻墙啊?他说我不需要翻墙啊,越南要比你们中国开放多了。当然,还有非常封闭的朝鲜。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努力地想尽一切办法,不仅是解决经济目前的困境和危机,而且希望也能够学习越南、学习中国,更希望是和他们的同胞南韩进行经济上的接轨,能够跟亚洲国家在一起走向经济发达的道路。所以川普总统在这个时候说,朝鲜未来将是一个了不起的经济繁荣的地方。我觉得川普总统这一种见解是很有远见的,而且事实上很有可能随着朝美关系的改善和正常化,未来的朝鲜很有可能会表现出某一种经济改革开放的态势出来。这一点在去年他们在新加坡见面的时候,我就给予了非常美好的期待。

当然,各路的专家学者,包括明镜节目里请的嘉宾、美国的专家,包括今天我们记者继续访问的朝鲜问题专家,都要比我悲观很多。主要的问题是他们不相信朝鲜会遵守承诺抛弃放弃核武器。那我也讲了,核武器去除的过程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一方面是从清除本身的技术层面来讲,你不是要清除就马上清除的;另外一个就是从朝鲜这样一个小国,它的安全,尤其是金正恩是一个独裁者。他要从一个独裁者不管是转换成新的政治人物还是要维持他的独裁统治,首先他的安全,已经从他那些同类卡扎菲啊,萨达姆啊,很多的独裁者的前辈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的可能性的危机。正是这一种情况之下,他需要一个核保护伞,不仅是保护他的朝鲜人民,更重要的是保护他自己的权力。所以去核的这个过程随着他的安全、自信心的增长,这个是连贯在一起的。这个去核的过程,这一次按照我的期待或者是想象,很有可能在这方面达成的是一个框架,这种框架使去核的机制走向成熟化的一种过程。只要走向一种成熟化的过程,至少是导弹的试射和核武器重新的试验这种比较危险性威胁性的动作得到遏止。

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我是赞扬和支持川普和金正恩这样的一种努力。当然有一些目标,随着这个大框架的建立是可能比较容易实现的。比如两国之间建立互相的联络处、办事处,建立一个更平常化的交流机制,这样一种机制也是有利于去核过程中间的保证。这一次最好的理想就是需要形成这么一种机制,使去核过程有一种成熟化运作的轨道建立起来。同时,让北韩的经济改革开放能够展现出来,使东北亚这块地方成为很多投资家去的热点,相关的经济制裁也需要得到这个机制的建立才有可能逐步解除,当然这也需要一个过程。

至于终战协定,那是比较容易建立起来的。因为这个就是一张纸嘛,两个人宣布也可以,四个人一起去三八线也可以。当然这个谈判是很艰难,他们今天已经吃了晚饭,明天还要继续谈好几次,听说有四五个回合。不仅是这一次的会谈,未来可能还有更多次的会谈,希望它一下子解决那是不太现实的。但是这样的会谈比当年的巴黎的会谈、日内瓦会谈不知道好多少,当时候一边在就越南的问题在谈判,另一边实际上互相还是在残杀对方,无数的生命还在失去。所以河内这个地方是成为了历史非常好的见证地,它曾经是一个战火之地,现在变成了一个和平之地。整体来讲,我比很多的专家和学者都要乐观很多。

知情权:莱特希泽国会听证

回过头来说中美贸易谈判。今天从莱特希泽的听证会显示出来,这些议员们当然是问题层次很多。有的议员懂一些,有的议员不太懂。这些议员有的更多是出于自己所了解的区域、系统、领域,或者所代表的某一些选区、所在州的一些要求,怎么保证他们的利益,怎么样让知识产权得到更好的保障。这些问题其实大家通过这几个月都已经非常清楚。有一点很多中国的网友和美国的议员都是最担心的就是,你有了这么一个条约,辛辛苦苦谈了,怎么去执行?因为中国上次加入WTO,加入完了以后它就不执行,或者是扭曲性地执行。这种担心非常有道理,以中国今天的这种法治的程度和政治的框架,无论是从政府到民间的非常膨胀的对经济的这种渴望,你可以想象未来中国一定会跟加入WTO一样的,会进行某一种程度上的一种扭曲或者是变形。但是因为有了WTO这样一种教训,就使这个谈判最终的一个焦点落在了怎么样让这个条款可以真正地比较长时间地得到实施,中美之间怎么建立一个监管的框架。

在几十年以前,中国当时的副总理吴仪和美国进行谈判的时候,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也是提上议事日程。通过那一次谈判,实际上对中国的知识产权的保护还是起到了很大的提升作用,中国那个时候什么都是盗版盗版盗版。那么通过吴仪那个时候开始启动的一些事情,中国在产权意识方面还是提升了很多,市场的规范方面也提升了很多。而这一次的中美贸易的谈判,一定会有更大的力量去迫使中国减少行政扭曲市场的行为,也会减少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也会减少偷窃美国的知识的产权、科技的成果。那至于中美之间的贸易的平衡,莱特希泽讲了,光只是买单不行,只是订购产品不行。因为认购这个东西是一锤子买卖、两锤子买卖、三锤子买卖,它不是结构性的一个关系。所以怎么让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达成的协议以后更好地执行,中国方面当然做出了很多承诺。他们之间的谈判是希望建立一个双方都可以共同执行的系统,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达成最好的共识。如果这个系统不能建立起来的话,那很有可能美国人会单方面建立一个系统,就类似于当年的最惠国问题的讨论。每过一段时间进行一回检讨,比方说一个星期、一个月、或者是半年、或者一年来检讨一次,如果不行,这里头就会有一些惩罚性的、制约性的因素在里面起作用。

我们从莱特希泽的这个听证会上最大的一个感叹就是,不在于那些议员问的问题有没有水准,或者是莱特希泽的回答透露了多少中国的情况。很多中国人最感慨的一点就是,美国的政治可以有很多的幕后的运作,但关键性的很多的细节,老百姓是有非常大的知情权,国会议员代表民意来进行咨询。中国的谈判代表刘鹤回到中国去以后,除了向习近平主席汇报、政治局汇报,老百姓怎么会知道根本这个情况呢?根本就不知道,一切是由中共的官方媒体在控制着披露的内容。马上要开人大和政协会议,那些代表不要说没有质询能力,没有质询本事,其实也不会给他们机会来真正在质询。人民代表也好,政协委员也好,这只是中共一个独特的既得利益集团维护自己独特的利益所建立起来的权贵集团的基础,一层一层的利益的延伸到全国人大。你当了人大代表,你当然会很自觉地去维护这个体制。你成为了政协委员,你至少就不会成为一个反共的分子,你就会很努力地去维护这个体制,这就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中国的两会基本上就是一个利益集团的表演会,或者是利益集团的一个分赃会,因为荣耀也是他们利益的一部分。会上都是冠冕堂皇的讲话,或者是似是而非的,或者是拍马屁的座谈会。但是,你不能说对维护中共这个体制没有作用。我们在面对这个现实的时候真是有时候特别有感慨,中共的这个专制体系不是没有进化,它只是进化到了一种怎么用更聪明更狡猾的办法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从无数的独裁政权、专制政权里面得到经验教训,怎么样让自己的独裁更加时间长久,而不是真正地要走向民主、人权和法治的这么一个体系。所以,这样一种不断地去提升自己的管制能力的一种做法,使中共的政治转型非常艰难、非常不容易。

当然,现在中共拒绝民主、拒绝法治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就是现在的这个民主政治在欧洲也好,在美国也好,确实表现出某一种程度的异化,确实是表现出某一种状况的病态,或者说表现出某一种民主政治本身不应该有的一种劣根性。

民主政治下的党争

中我们都知道,政党政治是民主政治里面最活跃的系统,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力量。但是,政党政治在现行的过程中间,它们往往是相互扯制、相互消耗,而且还表现出强烈的一党之私,表现出政治非常丑陋不堪的一面。

今天在国会进行的针对川普总统的前私人律师科恩的这个听证会上面,使政党政治再一次表现出它们的狭隘,再一次表现出它们的丑陋。本来让科恩这样一个人去听证,大家就更多地去了解科恩本身的一些问题,他涉及的一些问题。通过科恩本身去了解一下科恩和川普总统在漫长的合作过程中间有多少的行为涉嫌违反了美国的法律,尤其是大家特别关心的通俄门的问题有没有证据。结果呢,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就是两个政党各自从各自的角度,民主党就要通过科恩的作证,证明川普总统是有种族歧视,证明川普总统是怎么地道德品质败坏,证明川普是怎么样地道德品质败坏,证明川普是怎么有通俄等一系列问题。相反,从共和党议员里面所追问的这个角度,你就会非常清楚地看到共和党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去羞辱科恩本身,去摧毁科恩本身的个人形象、个人品德。因为科恩已经通过过去的司法的一个认定,表现出了他的某一些的政治品质、道德品质,甚至在法律上都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问题。通过对他个人的人格的摧毁,从而使科恩对川普本人的举证就趋向没有可信度。

从两个阵营的议员们的表演,可以看到政党政治的缺陷。虽然各自代表各自政党的利益,但是更重要的你不仅仅是代表政党,你还应该代表的是民众的利益,你应该就你真正的一些思考,或者是民众所需要的一些问题来进行质询。结果两个政党所表现的政党之私,就算是在美国民主这么成熟的一个国家,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最终互相去用比较极端的手段,去尽量摧毁对方的人格。从目前来看,科恩做的这些事,讲的一些话,指责川普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你可以说这些是问题,是增加一些不喜欢川普的人的说辞、一些材料。因为川普在私底下确实有可能这么讲,但是川普总统也可能没这么讲,因为没有证据。在这种情况之下,去这个听证会的目的不是来证明川普的人品或者是科恩的人品,而是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在美国的选举过程中间,俄罗斯有多大程度上确实干涉了美国的这次选举,而且对选举的结果有根本性的改变作用。第二个问题是川普总统本人或者是他的家族、他的公司,有多大程度上真的是跟俄罗斯有利益上的瓜葛。这才是问题的核心点,而且是通过这样一个点来证明川普确实有违法行为,确实有犯罪行为。你不能说川普在某个私底下讲过一个什么话,如果没有非常可信的证据,这种证词是没什么用的。

今天的国会上的这一次的听证会表现了民主政治非常丑陋的一方面。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你都可以摇头。如果你是民主党,看到共和党的行为,你真的是非常不以为然;如果你是共和党,看到民主党这种行为,都是不以为然。哎呀,所以我曾经讲过,中国的问题是不民主的问题,美国的问题是民主的问题。我们要直接面对民主中间存在的问题,这就是民主之所以能够表现出它的合力和品质很重要的基础。今天的一幕是很不堪,但是从长远来讲,一方面我们使政治人物受到更严密的监督,尤其是对美国的总统这样一种不折不扣的监督。虽然对总统的个人的权威会产生某一些负面的影响,但是你要真正在法律上摧毁一个总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另外一方面,又使总统不敢那么胡为,他的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个言语,都会被放大到无数倍,被国会议员们、民众们去追查后面的动因——这是没办法的,你要当政治人物,你要如此大的公权力,你就一定要受到这样一种煎熬。

结语

“现在美国陷入一种政党之争,今天就已经展现了这样一个大家所看到的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很不堪的一幕。同样在欧洲这样一个比较具有成熟的工业文明和比较成熟的法治和民主的体系里面,也陷入到某一种政治的漩涡中间。而且,这样一种漩涡影响了经济的发展,使欧洲的经济现在出现某一种危险,而且这一种危险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吊诡的不是历史,吊诡的是现实。在这些国家里面,很多国家还是专制独裁国家,像中国。很多国家比中国可能要有所松动,像越南。当然,还有非常封闭的朝鲜。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努力地想尽一切办法,不仅是解决经济目前的困境和危机,而且希望也能够学习越南、学习中国,更希望是和他们的同胞南韩进行经济上的接轨,能够跟亚洲国家在一起走向经济发达的道路。

核武器去除的过程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一方面是从清除本身的技术层面来讲,你不是要清除就马上清除的;另外一个就是从朝鲜这样一个小国,它的安全,尤其是金正恩是一个独裁者。他要从一个独裁者不管是转换成新的政治人物还是要维持他的独裁统治,首先他的安全,已经从他那些前辈卡扎菲萨达姆,很多的独裁者们到了自己的未来的可能性的危机。正是这一种情况之下,他需要一个核保护伞保护他自己的权力。所以去核的这个过程随着他的安全、自信心的增长,这个是连贯在一起的。

这个去核的过程,这一次按照我的期待或者是想象,很有可能在这方面达成的是一个框架,这种框架使去核的机制走向成熟化的一种过程。只要走向一种成熟化的过程,至少是导弹的试射和核武器重新的试验这种比较危险性威胁性的动作得到遏止。

政党政治是民主政治里面最活跃的系统,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力量。但是,政党政治在现行的过程中间,它们往往是相互扯制、相互消耗,而且还表现出强烈的一党之私,表现出政治非常丑陋不堪的一面。今天在国会进行的针对川普总统的前私人律师科恩的这个听证会上面,从两个阵营的议员们的表演,可以看到政党政治的缺陷。就算是在美国民主这么成熟的一个国家,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最终互相去用比较极端的手段,去尽量摧毁对方的人格。

我们要直接面对民主中间存在的问题,这就是民主之所以能够表现出它的合力和品质很重要的基础。”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川金越南峰会直播 | 川金世纪会面再度重现,一对一20分钟单独会面(20190227)

川金越南峰会 | 川金会破局!川普说金正恩是好人,但美朝不签协议(20190228)

明镜现场 | 川普急着和习近平签约,国会质询莱特希则要细节(20190227)

明镜现场 | 柯恩国会听证会给川普致命一击?(20190227)